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都市商战小说 > 后来我们都哭了最新章节

番外

后来我们都哭了 | 作者:夏七夕 | 更新时间:2019-05-25 09:45:35
推荐阅读:逆伦之恋总裁的暖床秘书制服下的诱惑禽兽门销魂淑女下课后爱的辅导课疯狂女佣太劲爆狂欲总裁都市猛男抱妳抱上瘾
 
1
 
    宣告某位“正牌男友”正式变为“前男友”后,我提着在商场里疯狂购买的大包小包站在马路边打车。
    悲怆的我实在想不出为什么每个男生起初都说喜欢我,到最后听到我说分手,就跟统一了口径一样对我说,米楚,我从一开始就知道,跟你在一起没有好结果。
    每次听到这样的话,我都会微笑着仰起头,转身高傲地走自己的路,不再回任何话。他们的话,只会让我在心里更加坚定丢弃这份爱的决心。最真的爱,是彼此回首时还是朋友,而非还未离开,便开始用锋利的言语在对方的心上用力地划上伤痕。
    他们都说我如传闻中一样难伺候,我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其实我不过是想要一个关心我的男朋友——过马路时他会走在我的左边,买完东西时他会绅士地帮我提包,而不是在我胃痛时带我去喝烧刀子,在我来“大姨妈”时带我去蹦迪。
    是的,我喜欢五光十色、流光溢彩的生活,可我更需要的是一个关心我、疼惜我的人。
    如果他们做不到,那我就不愿意将就。
 
 
 
    一辆黄色的出租车停在我面前,我迅速地钻了进去,把那些烦恼的问题抛在了脑后。
    我靠在椅背上,打开刚买的两个糖葫芦袋子,大口吃起来,边吃边打电话向林洛施哀叹,我要换新男朋友了。然后,我又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开始向她大倒苦水。
    林洛施说,那些男生没一个真爱我的,不然的话他们会发现其实我没有表面上那么坚强。
    我也趁机对她文艺了一把,相爱容易相处难。
    说这话时,我打开车窗,把未吃完的糖葫芦丢出窗外。我真不是一个环保的人,随手丢东西这个动作我做得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没有半点突兀,丢完后也没有一丝愧疚。
    出租车猛地停下,打断了我的思绪,只听前门“啪”的一声打开,又关上,死机的身影从窗边晃过。
    正在打电话的我不明所以,伸出头朝窗外看,那是我第一次认真地看你,出租车的小司机。
    你穿着简单的白色T恤,因为是棉布料子,所以显得有些皱。你不像我认识的那些男孩,衣服上总会有耐克或者阿迪的LOGO。只见你朝后面奔跑了几步,弯腰在地上捡起什么后,又朝垃圾桶跑去。
    不知道为什么,你奔跑时,我觉得你就像一只破浪的海鸟。可是瞬间,我便意识到,你刚刚捡起的是我丢出去的没吃完的糖葫芦。
    这个认知让我相当无语。所以当你丢完后又快速跑回来坐回车里,仿佛刚刚的一幕不曾发生时,我不客气地说,喂,你这样做是为了让我觉得羞耻吗?
    你回过头时脸微红,但面容格外清秀,微笑起来唇红齿白。你腼腆地笑道,保护环境,人人有责。
    你说这话时语速缓慢,所以显得很真诚。
    我对你翻了个白眼,今天我心情不好,别说朝窗外丢糖葫芦,就是丢原子弹,都不是什么大事。没听过“唯小人与女子难养”吗?
    你坐在驾驶座上呵呵地笑,并不回话。
 
 
    到了小区,我转了转眼珠,决定捉弄你一下。
    我假装对路不熟,让你绕着小区左拐右转,并且专挑一些狭窄不好倒车的地方走,你听话地打着方向盘。
    就连到最后走进一个死胡同,倒车很困难,你竟然还乐呵呵地安慰我说,别急别急,要不给你朋友打个电话问问路?
    我假装正经地翻了一下包,花容失色道,糟糕,我忘带手机了。
    你立刻殷勤地地上自己的手机,说,用我的。
    你的手机是老式的诺基亚,像你的人一样,愣头愣脑。我在你小心地倒车时把手伸进包里,把手机调了静音,然后用你的手机拨号,然后挫败地对你说,没人接。
    于是那个下午,你带着我在小区里绕了半个小时。本来我是想捉弄你一下的,但看你在这半个小时里都是一副“真诚为你服务”的模样,终于败下阵来,朝旁边的楼一指说,就这里了。
    下车时,你边找钱边关怀地问道,要不你先下去看看,不是的话我们接着找。你的脸上没有一点不耐烦。
    但我已经不耐烦了,我利落地接过零钱,头也不回地下了车,没错,就是这里。
    那天我气得回去吃了四个冰激凌才放过自己,为什么上帝不让一个失恋的人找点乐子呢?
    吃完冰激凌后,我咬牙切齿地对着空气喊,沈丁丁,我不会放过你!
    是的,那是我第一次整人碰壁,所以我深刻地记得车前面摆放的司机牌照上的名字。
 
 
2
 
    我新交的男朋友约我去泡吧,但实验高中是半封闭式学校,只有周末才能自由出入。更何况,学校还是在郊区,白天还好,一到晚上,就是翻墙出去,都要走半个小时才能打到车。
    黑灯瞎火的,我又长得这么“不安全”,思来想去,我翻着电话簿想到了你。
    林洛施在旁边鄙视我,她说我是一自来熟,给我一根杠杆,我就能撑起一个地球;给我一个男人,我没准就能折腾出一个国家来。
    我没理他她,假装听不懂她说的话。
    我给你打电话,你真是个好孩子,我刚说了句“喂,我是米楚,丢糖葫芦的那个”,你就记起了我,并且同意来接我。
    那天晚上,当我利索地翻到墙头上时,看到了站在墙头下傻笑的你。
    墙边的蔷薇花开着,芳香四溢,夏夜的风微微凉。我想,如果墙头下站着的不是你这个丧气的人,那此情此景一定像偶像剧一样浪漫。
    我垂头丧气地接受了现实,在墙头上站起身准备朝下跳,你却惊慌地举着手拦住我说,你不要动,不要动。
    我不明就里地看着你,你迅速地跑到车上,然后开着自己的那辆小夏利紧紧地靠在墙边。然后,你从车里走出来,微笑着说,踩在车顶上下来会比较安全。
    林洛施曾说我没心没肺,就像此刻,我一边不在乎地把脚踩在车顶上顺势蹦下来,一边颐指气使地对你抱怨,你怎么这么晚才来,害我等了半个小时。
    你慢腾腾地好言好语地跟我解释,那个客人本来要下车的,后来又要去别的地方,对不起啊。
    我冷哼一声,坐在车里没有理会你。
    看你大老远地从市里跑来接我不容易,所以我没再想法子捉弄你。
 
 
 
    车很快便到了酒吧门口,你抬头看了一下外边的牌子,脸色有些不自然,似乎夹杂着落寞和黯然,就连找钱都找错了。
    因为新男友在酒吧门口张望,所以我只是敲了下你的头便急忙下了车,并没有过多地在意你的表情。
    直到很久之后,我在酒吧里遇到叶萱,才知道那晚你为什么会有那样悲悯的表情。
    不过那晚,我和新男友手牵手走进酒吧没多久,就被拎了出来。因为他喝了一口酒亲我时,我侧着脸竟然看到了郑玉玺,他好像是和几个客户来寻乐子,坐在不远处的桌边,所以当他一转头看到我时,立刻就拨开人群朝我走来。他一定想不到本来应该在学校念书的女儿竟然混迹在酒吧,并且在大庭广众之下和一个男生亲吻。
    而我看着他靠近的身影,却直直地站在原地,挑衅地看着他。
    他一把揪起我,就往酒吧门口走。我在他手下扭动挣扎,试图把他的手扯开,但他的手像一把铁钳一样。我大声喊道,郑玉玺,你放开我!放开我!
    这样一直挣扎到门外,他才放开手,脸色铁青地看着我问,你怎么在这里?
    我冲他冷笑,允许你来这里鬼混,就不许我来啊,酒吧又不是你开的!
    他再次脸色铁青地抓起我说,我送你回去。
    我挣扎,郑玉玺,我告诉你,别以为你给了个精子给点钱,就能有个活蹦乱跳的女儿……
    我这句话还没说完,就听到“啪”的一声,转眼间,我的右脸颊便火辣辣地疼起来……
    郑玉玺愤怒地扬着手,神情凛然得像一个天下间最合格的父亲,我看着他,忽然就笑起来。我摸着脸笑着问他,郑玉玺,你还记得你当初也是这样打米丽倩的吗?
    郑玉玺愣怔在原地,我趁他愣怔之际甩开他的手,尖声叫道,我不是米丽倩!我今天爱吻谁是我的自由!你管不着!
    说完,我就四下搜寻新男友的身影,我要当着郑玉玺的面跟他接吻,我要郑玉玺明白,我今天的堕落,跟他分不开,他是我堕落青春里的功臣~
    但是新男友早已没了人影。我正焦急时,你突然从不远处街道边的出租车里钻了出来,冲我喊道,米楚,米楚……
    你似乎看到了刚刚的一幕,着急地朝我奔来,甚至撞到了一对情侣都没来得及道歉。你冲到我面前,拉着我问,出什么事了?
    我一下扑到你怀里,抱着你,踮起脚尖,吻上你的唇。
    直到看到郑玉玺转身离开的身影,我才放开你。
    你不知所措地看着我说,米楚,你不要哭,不要哭。
    我想说谁哭了,你才哭了,你全家都哭了,但扬起手摸脸,手上却一片濡湿。
 
 
3
 
 
    那天晚上我没有回学校,而是让你把我带到一个网吧。
    我坐在网吧里上网,抽烟。有很长一段时间,我特别喜欢网吧,觉得这里喧嚣,烟雾缭绕,谁都不会关心自己旁边坐着的人是在哭还是在笑,因为网吧里所有的人最关注的都是自己面前的电脑。你坐在我旁边的凳子上,看到我抽烟时有些惊愕。你说,不要抽烟,对身体不好。
    我对你笑了笑,没有言语。我没有告诉你,我只有遇到两种情况才会抽烟,难过或者冬天,它们相同的特点就是——我的心口会隐隐作痛。冬天我可以为了避免吸到冷气躲到屋子里,但难过却不管何时何地,春夏秋冬,无孔不入,所以我需要烟草来克制,需要烟雾将痛的那一片地方模糊掉。
    那天晚上,我在网吧坐到凌晨就开始打瞌睡,你陪我坐到凌晨。你没有上网,一直看着我在网上到处逛。我打瞌睡时,你问我要不要去车里睡。
    我想了一下,点了点头。我蜷曲在车后排,你坐在驾驶座上,我问你,你怎么办?你笑着说,没事,我不想睡。
    你说了我便信了,便真的安心地睡了。
 
 
    
    我这人有个毛病,就是特别恋枕头,所以我睡得格外不安稳,分不清自己是处在梦境里还是现实中。
    不过我看到米丽倩了,她满眼含泪地看着郑玉玺,郑玉玺厉声说,你走了以后就不要再回来。于是她便真的走了,跟一个男人。她临走前跟我说,她会经常回来看我的。但是此后的每一年我能看到的,只是我们曾经的照片。
    我大声地哭大声地叫,我恨郑玉玺,恨他的无情。但是米丽倩只是对我笑了笑,说,是我的错。
    我不知道她有什么错,我拉着她的手不停地哭,我说,妈妈,不要丢下我。
    我是从阵痛中醒来的,睁开眼,在狭窄的车厢里,身上还盖了意见衬衫。一没枕头我就容易从睡的地方摔下来,我爬到座位上,车里没有你的影子
    我从车窗往外看,街上已经有陆陆续续的行人,还有叫卖的早餐摊。你站在早餐摊边,挺拔如一棵白杨树。
    当你抱着买的小笼包和牛奶奔过来,把它们塞到我怀里说,快吃,吃完去上课时,我突然有些哽咽。
    我低头大口大口地吃着小笼包,却对你抱怨,干吗不给我买水煎包?
    你愣了一下,拍了拍脑袋,不好意思地笑笑,对不起啊,我不知道你喜欢吃水煎包。
    转而你又说,你等一下。
    说完你就朝马路对面的早餐摊跑去。你的身影在夏季的晨曦里显得格外干净单薄,你的眉眼简单澄澈。我见过很多男孩子,他们或好看或会玩,却没有一个能像你一样,让我觉得安稳。
    我不想说,我让你去买水煎包,不过是为了遮掩眼底的泪。
    自从妈妈走后,已经没有人会在我睡着时帮我盖衣服,也没有人会殷勤地为我准备早餐。
 
 
 
    我跟林洛施说我要追你时,她哈哈大笑道,米楚,你就别祸害人家了。
    她这句话让我急了,我说,操,我怎么就成祸害人家了?!林洛施揶揄地斜了我一眼,你换男朋友的速度比我换衣服的速度都快。
    我说,是,可是我从来没有碰到过像沈丁丁这样的男孩。
    她正色道,是,你从没遇到过这样的男孩,但这不代表一定要去靠近他。
    她说的话让我瞬间冷静下来,是的,友情会比爱情走得更久远一些,停留在身边的安全感为什么一定要变为爱情呢?
 
 
 
 
4
 
    不过,你显然连念想的机会都没有留给我,我第三次见到你时,也见到了叶萱。
    我终于明白当时为什么你送我到酒吧门口时脸色会突然变得黯然。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我见过叶萱无数次,在酒吧里,她问过每个过往的客人,要啤酒吗?她是拉啤酒赞助的。
    只不过那时的她是一张浓妆艳抹的脸,而此时站在你身边的她,却清纯得像朵百合花。
    你去洗手间时,我上下打量着她,她槐安豢旱鼗厥幼盼摇N页逅⑿Γ幕厥佣嗝创笠辶萑唬踔寥梦揖醯米约嚎吹降哪歉鲈谀腥嘶忱锴Ы堪倜牡呐⒉皇撬
    不过我米楚是什么样的人,我自认为千帆过尽。我淡定地对她说,我不管你跟丁丁在一起的原因,我只希望你远离他。
    我相信,你只是被她的外表蒙蔽了眼睛,假以时日,你知道她在酒吧的工作后,就一定会放弃她。
    所以,我像你的正房一样担心你,维护你。可是,叶萱只是对我安静地笑了笑,说,你知道吗?我和丁丁是一起长大的。
    她一句话便堵得我哑口无言。是啊,我怎么能忽视你看她时眼底的怜惜呢?那种怜惜是经过许多岁月堆积而成的。你并不是一个前卫的人,可没想到连恋情都这么老套——青梅竹马。
 
 
 
    我有想过把照片放在你眼前时,你会愤怒,却没想到你会哭。
    那是我在酒吧里拍的,一个男人搂着叶萱,叶萱欲拒还迎的模样。那时的我,以为自己做的这些事情都是为了你好,直到很久之后我才明白,那不是保护,而是伤害。
    那天你看了照片后,便疯了一样冲到酒吧里,拉起正在跟某个男人调笑的叶萱就往外走。可是,混迹夜场的人哪个是吃素的,男人愣了一下后反应过来,发现刚刚还在自己怀里的女孩瞬间不见了,顿时觉得极没面子,“噌”的一下站起身,操起桌子上的烟灰缸就往你头上砸,边砸边骂骂咧咧,妈的,哪个洞里爬出来的东西,敢砸老子场子!
    那个烟灰缸急速地朝你的头飞去,我想也不想就扑过去,但还是比叶萱慢了半步。站在你身边的她,一把推开你,那个烟灰缸直直地砸在了她的额头上。
    那天,我打电话叫郑玉玺来解决了这件事。
 
 
   
   在诊所包扎时,叶萱没有哭也没有叫疼,你却安静地走了出去。
   我跟你站在月色里,你仿似在对我说,又仿似在对空气说,萱萱她不用这么辛苦的……我不想治病……我觉得这样挺好的。我不怪她,我真的不怪她。
    我搜集到你断断续续的言语里的关键词,走进诊所疑惑地问叶萱,丁丁到底得了什么病?
    叶萱依旧像上次见面时一样,神情坦然,问我,有烟吗?
    我刚要从身上摸出来,她又苦笑了一下说,算了,丁丁不让我抽,免得待会儿回来看到。
    
 
 
    郑玉玺带我走时,我没有反抗,他叫我郑楚楚时,我也没有纠正说他应该叫我米楚,甚至在他说“你以后可以去当女土匪”时我都没有吭声。
    我只是在他说完后,突然跪在他面前,这是我七岁后第一次喊他“爸”。
    我说,爸,求你给我二十万。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你说话总是慢吞吞的了,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你年纪轻轻便出来开出租车了。
    叶萱说,所有的事发生在三年前,你们是在孤儿院一起长大的。三年前,为了减轻院长的负担,你们开始出来打零工,卖报纸,送牛奶,在夜市上摆小摊。你们两个人像亲兄妹一样相亲相爱,当然,这是你的理解,因为你不知道叶萱已经对你暗生情愫。她说,她原本以为,即便你不明白也没关系,至少你们还可以在一起。但好景不长,有一次在夜市摆小摊到很晚,你们收拾完准备回去,在路口却突然有一辆车快速转弯冲撞而来。当时,行走在街边的叶萱正低着头清点着包里剩余的东西,所以浑然不知,直到听到响亮的鸣笛声,她才愕然地抬起头。而你,扑上去一把把她推开……
    叶萱说,那一夜成了她此后的噩梦,她只要一闭眼,脑海里就会浮现出你倒在血泊里的场景。因为是午夜,那条路又比较偏僻,所以鲜少有人走,那辆肇事的车一瞬间就消失地无影无踪,没有防范意识的你甚至连车牌号都没看清。她艰难地叫人,最后是路过的一辆出租车把你送进了医院。高额的手术费让她望而却步,她只能哭着打电话向院长求救。
    最后,你昏迷了一周才醒来,命保住了,可是智力却停留在了十四岁。医生说,要想彻底康复,恐怕得去北京做个大手术,手术费大概要二十万。
    之后,为了还孤儿院的那笔钱,以及为了给你赚取高额的手术费,她便浓妆艳抹地混迹于酒吧、KTV包厢里。你依旧辗转着打一些零工,后来闲暇时听院长的话去考了个驾照。因为你平时说话做事与正常人无异,所以成为了一名出租车死机。
    叶萱说,她一直告诉你她在酒吧的工作就是把啤酒卖给人家。虽然你潜意识里很不喜欢那样的地方,但也没话可说,直到我给你看那些照片。
    那时的我,浑身戾气,不怕天不怕地,却在听了叶萱的一席话后,为被私心侵占的自己感到愧疚,甚至羞耻。
 
 
 
5
 
 
    郑玉玺说,我的钱不是大风刮来的,我不会丢钱去救一个弱智的人。
    更何况,郑玉玺顿了顿,就算他康复了,难保你不会因为他让我做更多的事。
    我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他真不愧是商人,就连亲生女儿求他的事情他也如此盘算计划。
    郑玉玺叹了一口气说,米楚,不要怪爸爸,任何父母都不会拿出这笔钱的。如果你有个什么事,别说二十万,就是两百万两千万,我倾家荡产,砸锅卖铁都不会不管你。
    我捂着耳朵,不听不听,郑玉玺,你不愿意,我就去找别人。
    我说了这话就要跑,却被郑玉玺拉住,他厉声说,你现在立刻给我回学校,以后我会找人看紧你。我花钱送你去念书,不是让你出来玩的。
 
 
 
    我有很久没有看到丁丁和叶萱了,因为郑玉玺叮嘱老师看紧我,我没有机会再逃出去。
    我开始每日每夜给丁丁打电话,丁丁说叶萱的头快好了,叶萱的头拆线了,叶萱要去上班了,但是她换了工作,在酒店的前台当收银员。
    林洛施说从没见我给哪个男生打电话这么殷勤过。我也从未发现,把一个人放在心上的感觉,是这么奇妙。
    所以,除了给你打电话,我每天还给郑玉玺打电话,从开始的软磨硬泡,到最后的威胁。我说,不给我这笔钱,你会后悔的。
    郑玉玺却并不答理我,他坚信我遗传了他坚毅的基因,哪怕活到无路可退,都不会自杀。所以,他任我折腾。
    她说,楚楚,你就是杀个人,我都能拿钱为你摆平,但是我不会把钱花在一个对我来说无关紧要的人身上。
    郑玉玺的话像警钟一样敲醒了我,他说,他只担心我的安危,他只会为我花光所有的钱。
    那天下午,一个胆大包天的计划在我的头脑里酝酿出来。
    
 
 
 
    我连林洛施都没有告诉,趁着吃饭的时候翻墙跑出学校,然后找了个以前在网上认识的小混混。
    我约他见面,并让他喊了几个朋友。那天我没有回学校,而是去了网吧上网,然后他们几个人东奔西走,去办卡,去找车,去找声音处理器。
    因为,我准备策划一桩绑架案,人质是我,目标是郑玉玺。
    晚上七点,我和他们在大排档吃完饭,料定我不在学校的消息已经传到了郑玉玺那里,于是,我们一起开车到郊外的某个废弃工厂。小混混说,那里鬼都不会去。
    果然,刚到工厂准备好,我的手机上就显示郑玉玺打来了电话。
    小混混熟练地操作着声音处理器,在电话里对郑玉玺说,你女儿现在在我手上,要想换她回去,一个小时内打五十万到这个账号,不然……
    打完电话后,他们开始跟我有说有笑。我吃着他们买给我的零食,说,钱一到账,你们拿走十万,剩下的四十万转到我卡上。
    小混混嬉笑着表示同意,但是半个小时过后,小混混刷新网银,却没有任何动静。小混混的脸冷了下来,我一把拍在他头上说,你是不是把卡号给错了?
    小混混说,不可能。我说,再等等。
    三十五分钟过去了,依旧空白……四十分钟过去了,我变了脸色,小混混的几个朋友也开始抱怨了……
    四十五分钟过去了……
    只听到破旧的厂门发出“砰”的一声巨响,外边光亮一片,一个我熟悉的声音大声喊着,楚楚楚楚……
    我惊讶极了,冲出门,竟然看到你惊慌的脸。你看到我时,开心地扑了上来,说,太好了,你没事……
    转眼看到我身后的那些小混混,你立刻气愤地捡起身边废弃的铁棍说,你们这群坏人!欺负楚楚
    在我看到你的那一瞬间,我就明白了,这次绑架失败了。我还没来得及跟小混混有所交代,还没来得及跟你解释,你举着铁棍便朝他们扑过去。
    我没料到小混混找的几个朋友都是社会中人,他们游手好闲,心狠手辣,你还没扑到他们身边,他们便先举着凳子朝你的头砸去。我失声尖叫,丁丁……
 
 
 
6
 
    很久之后,那个夜晚成了我此生不敢回望的时刻,每次只要一想起来,我的心口就会疼痛至极。
    这种疼痛,不再是一支烟就可以麻痹的,抓心掏肺,不眠不休。
    
 
 
    那晚你举着铁棍被砸倒在地,然后那几个人又扑上来对你拳打脚踢。小混混瞬间像是变成另外一个人一样,满口脏话,让你他妈的破坏我的好事!让你他妈的破坏我的好事!
    我扑上去阻挡,却被他一脚踢开,我声嘶力竭地喊,你们不要动丁丁,我告诉你们,我会让你们付出代价的!
 
 
    经年之后明晚看到一个问题,你最无能为力的事情是什么?
    那时,我愣了愣,半天之后,泪如雨下。
    因为,我最无能为力的事情是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喜欢的男孩,被一群人打得血肉模糊,使出全身力气都阻止不了。
    最该死的是,那群人,还是我找来的。
    小混混和他的几个朋友泄愤似的打完你后,便要开车离开。我抱着小混混的腿求他,送我们去医院。
    小混混一脚踢开我,红着眼睛说,滚开,还指望能从你身上榨点油水,现在这样,都是你那小气的爹害的。
    他们离开后,我哭天抢地,后悔如潮水一样淹没了我。
    我跑到厂门口撕心裂肺地叫,出租车,出租车。可是,真如小混混说的那般,这个地方鬼都不会来。
    我看着你开来的出租车,最后咬咬牙,跑进厂里,把你放在肩上,艰难地搬到车里,然后自己坐上驾驶座。
    我以为开车很容易,不过是转动方向盘,因为我看你,看郑玉玺,开车都是那么轻而易举。所以,我不顾一切地开始转动方向盘。
    可是,当我打着方向盘向左走时,车却不听话地直接朝前面的围墙撞去,“砰”的一声,我眼前一黑。
    在意识尚未模糊之前,我听到了周围警车的鸣笛声,还有郑玉玺声音焦急地喊,楚楚楚楚……
    我想微笑,因为我想起你来找我时,一定和他的表情一样,焦灼难安,你对我真好,我喜欢你……
    
 
 
 
    我醒来时,是在医院,我的头包得跟木乃伊一样。林洛施坐在床边,我对她微笑,她却哭得一塌糊涂。
    我问她,丁丁呢?
    她说,他连夜被送往北京的医院治疗了。
    我急了,焦灼地准备起身,为什么送去北京?丁丁受的伤很严重吗?
    林洛施扑上来摁住我,你不要动,不严重不严重,是你爸爸决定拿钱给他做手术,所以才转到北京的医院去的。
    我听了这话后便安心地躺下,苦笑时扯到了手上的嘴角,觉得有点痛。这算不算因祸得福?不管是以什么方法,至少,郑玉玺同意了给你做手术。
 
 
 
    后来的我常常想,我后不后悔当初那样做?
    因为我打你的电话每天都是关机,而只有林洛施断断续续地给我带来你的消息。因为陪伴在你身边的人,叶萱她不想联系我。
    林洛施说你的手术很成功,叶萱在你身边照顾你,叶萱说你记起了她,你们在一起很开心。
    最后林洛施说,米楚,你爸爸给了叶萱他们一笔钱。
    我瞪大眼睛盯着林洛施,什么意思?
    林洛施表情悲伤,顿了顿告诉我说,因为他想让他们在别的地方好好生活,不要再打扰你。
    那丁丁同意了吗?我死死地盯着她的脸。
    她关切地看了我一眼,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我无力地倒在床上。
    丁丁,我真为你感到开心,你的病好了,可以在新的地方继续你青梅竹马的恋情了。其实叶萱她挺好的,她为你付出了很多,你们站在一起也很般配。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样想着,我又特别特别地难过。
    你没有追过我,也没有在离开时用言语伤害过我,你和我遇到的男孩都不一样。
    但在这一刻,我反倒希望你和他们一样。
    那样,我至少可以拥有一场你的爱恋。
    即使短暂,也算拥有过。
    至少,我不会在想起你时,泪流满面。
 
 
 
7
 
    我真的再也没有见过你,在这个城市。
    每次我走过曾驻足的街道时,都会忍不住回望,可是再也没有见过那张熟悉的脸。每次我打车时都会习惯性地看司机的牌照,可是没有一个叫沈丁丁的。
    我问林洛施,为什么我的心总有一点填不满的疼?
    她说,亲爱的,没关系没关系,时间久了你的心会痊愈的。
 
 
 
8
 
    我是林洛施。
    在我的抽屉里一直压着一张卡片,上面画着一个小男孩和一个小女孩,他们手牵着手,两个人中间还稚嫩地画着一颗心。小男孩的名字叫沈丁丁,小女孩的名字叫米楚。
    那是叶萱给我的。她说,这是丁丁去救米楚前画的图,他本来是想送给她的。
    可是,再也没有了机会。
    那天晚上,我接到米楚爸爸的电话,他焦急地问我知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当我得知米楚被绑架时,立刻打电话给沈丁丁,我想米楚和他在一起的可能性最大。
    沈丁丁不知情,听了这个消息后,就挂了电话去找米楚了。
    米楚爸爸说他边稳住绑匪,边用信号追踪器查找米楚所处的位置。我赶到他那里,坐他的车和警察一起赶到事发地点。
    那天,我只看到了昏迷在车里的米楚,以及后座上被打得血肉模糊的丁丁,绑匪早就没了踪影。
    最后在去医院的路上,丁丁断了气。
    医生诊断说,病人身上有多处皮外伤,后又遭遇车祸,头部撞到硬物,导致血管堵塞身亡。
    我没有把这个消息告诉米楚,因为我宁愿看着她依旧像以前一样麻木不仁地生活,夜夜买醉,也不想让她知道,她爱的男孩,死在她无意中酿成的车祸里。她的十七岁,不应该在颠沛流离里流泪。
 
 
 
9
 
    那天,我去林洛施家玩。
    她在洗澡,让我帮她找吹风机,我打开她的抽屉,无意中看到了一张卡片。
    上面画着一个小男孩和一个小女孩,他们手牵着手,两个人中间还稚嫩地画着一颗心。小男孩的名字叫沈丁丁,小女孩的名字叫米楚。
    卡片的背面,有林洛施写的字:如果我变成回忆,退出你的生命
    你走时我都没哭,但是半年后,在看到这张卡片时,我就那样愣怔在原地,难过毫无征兆地扑来,让我措手不及,无法抵挡。大概整整愣了一分钟,我才开始对着无声的空气大声哭起来。
    沈丁丁,你这个浑蛋,你知不知道,从此以后,你有如花美眷伴身旁,我却只剩似水流年走四方
    如果当初无爱,你何必以那样耀眼的方式出现在我的生命里,给我留下难堪而狼狈的记忆。而我,又多么恨我自己,爱过那么多男孩,到最后唯独记住了你。
    思念你,爱慕你,眷恋你。
 
 
 
 
    洗完澡的林洛施出来后,迷茫地问我,你怎么了?
    我举着卡片,哽咽地问,你为什么画这样的画让我难过?
    林洛施愣了愣,笑了,认真地说,米楚,因为我想让你明白,丁丁已经变成回忆,退出了你的生命。
    她顿了顿,看着我的眼睛,真诚地说,我相信,以后你会遇到更好的少年,与你人生一场,长乐未央
    窗外蓝天一片,有鸽子从窗边飞过。她问我,喜欢这张卡片吗?
    我望着窗外的白鸽,沈丁丁,半年了,是不是该与你告别了?
    最后,我缓缓地对她点了点头,喜欢。
    她说,送给你,他已退出你的生命。

后来我们都哭了最新章节http://www.lashubao.net/3372/,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逆伦之恋总裁的暖床秘书制服下的诱惑禽兽门销魂淑女下课后爱的辅导课疯狂女佣太劲爆狂欲总裁抱妳抱上瘾逗弄水芙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