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都市商战小说 > 浪子回头不稀罕最新章节

第十八章

浪子回头不稀罕 | 作者:婀娜 | 更新时间:2019-09-12 15:08:43
推荐阅读:情惑那西色斯下课后爱的辅导课总裁的暖床秘书狂欲总裁宝贝就想欺负你不顾一切占有你制服下的诱惑超级名模逆伦之恋为你盛开
第十八章
 
    我没有想到她会自杀,当我连夜赶到X医院的时候,看到前几天还鲜活美丽的女子躺在病
 
    床上,苍白娇弱的身躯好像没有灵魂,手腕上有一道深深的割痕,破坏了原有的白晰细嫩。
 
    “为什么会这样?”我不可置信,虽然听说过一些女子会为了男人而想不开自杀,但是鲜活
 
    的例子却是头一次看见。生命不宝贵吗?世界不美好吗?亲人不眷恋吗?怎么能为了另一个
 
    个体做出这么糊涂的选择!
 
    我不再欣赏她了,她在我美好的印象中有了弱点,现在所剩的只有同情和一些内疚。听说她
 
    一直知道灵风对我的感情,但是没有一次勇敢的站出来阻止,她苦于没有立场、碍于血缘关
 
    系,她把自己压榨的很可怜,甚至不惜在四年前‘诈死’来成全灵风一份正常的感情。
 
    她爱灵风,爱到没有自我!
 
    她‘伟大’又懦弱,她让我无话可说!
 
    “我能跟你谈一谈吗?”靠在窗边的李云风这时开口。
 
    灵风黑玉般的眼睛掠过忧郁,我甚至能感到他握着我的手心有些发凉——他爱自己的姐姐,
 
    但是他也怕失去我,亲情爱情现在难两全,我能理解。
 
    “我跟李先生聊聊,你好好照顾姐姐。”说完,我率先走出去。
 
    走过来时的路,李云风静静地跟在后边,我决定走远一点说比较好,省得被灵风偷听,因为
 
    我心里已经有了盘算,一个可能会改变我一生幸福的盘算。
 
    别说我傻,其实我的襟并不宽广,但是最起码我不会糟蹋生命,没有纪灵风,我的生活也
 
    许失去色彩,也许空洞虚无,但是至少我不苛待自己。我的父母弟弟还很可爱,我的工作还
 
    需要努力,我的人生之路还很漫长……
 
    “就在这里好吗?”李云风到停车场旁边的电话亭便不动了。
 
    我点点头,走过去。
 
    “我不知道应该怎么说。”他看着我,头一次我觉得他同灵风相似的眼眸里跳跃着感。
 
    “你要我离开灵风吗?”安静的退到一边,过我自己的生活,这应该是他要的。
 
    “盈风吃过很多苦,我不知道天上的神明怎么忍心……”李云风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烟,点燃。
 
    这是我第一次看他抽烟,淡淡的云雾由深变浅再到消失。我突然想到我会在灵风的记忆里变
 
    得越来越淡、越来越浅,最后……不见!
 
    我的心扭曲了——我做的到吗?
 
    “盈风太爱他了,我想他们前世一定是一对恋人,只要灵风能高兴,盈风做什么也是开心的。
 
    记得爸爸当初让我去寻他们姐弟的时候,盈盈才十二岁,她的营养不太好,头发有点枯黄,
 
    气色也不如平常发育期的小孩。可是灵风正相反,他被照顾的很好,眼睛很亮很有神,头发
 
    上有着健康闪亮的光泽……”说到这里他停下来,看着我。
 
    大概是姐姐把好吃好穿的都分给弟弟了,纪盈风是这种姐姐,我知道。
 
    “有一年,槐树花开的特别茂盛,你知道槐树花吗?”
 
    我摇头,因为不知道他想说什么。
 
    “槐树花的花苞和已经绽开的花朵都可以入药,灵风会把它们从高高的树上剪下来,然后盈
 
    风拿去卖。”他停下来看我。
 
    我知道灵风的成长经历必然有一些是我所不知晓的,李云风想说的是我没有能与灵风共苦,
 
    现在也没有资格享受甘甜。
 
    “盈风很勤劳,灵风很懂事,小小的家简单干净。你知道,我以为我会看到两个小要饭的,
 
    然后搬近我们提供的公寓就像刘姥姥走进大观园。可是没有,我彻底错了,我被他们的坚强
 
    折服了!他们拒绝搬进公寓,也不太需要经济援助,没有天怒人怨,也没有愤世忌俗,他们
 
    像一对普通姐弟那样快乐,那样互相依偎,好像只要两个人在一起就能不畏艰难险阻。去了
 
    几次和他们相处,我就觉得自己被盈风吸引了——十二岁的年纪却能把人照顾的那么好,我
 
    能从她眼睛里找到那种属于母亲的光辉,我喜欢她洗衣服的样子、炒菜的样子、浇花的样子、
 
    甚至是倒垃圾的样子!那么温馨,那么甜蜜,那么生活。但是我却介入不了,她的眼睛里只
 
    有弟弟没有哥哥,我想分得一点注意也是毫不可能。”他叹气,那显然是他口永远的痛。
 
    我要说的是我喜欢盈风飘渺淡然的气质,和她酷似灵风的一双黑眼睛,不能否认,我很感动,
 
    两个小人过家家似的生活,却造就了一个天才,这一点纪盈风功不可没,怪不得灵风会去念
 
    D大,用这种方式完成姐姐的心愿一点也不奇怪。
 
    “知道盈风为什么诈死吗?因为她爱上弟弟了,而弟弟似乎对她也有着不平常的感情,我见
 
    过他们姐弟失控的时候,那是在灵风启程到美国的那一天,两个人生离死别式的亲吻,那么
 
    那么深情、那么痛苦,又那么绝望。不过这才是我分开他们的谋,我希能得到一些些注意。”
 
    他停顿了一下又说:“后边的情况你差不多清楚了,灵风以为姐姐死了,然后就遇到了你。”
 
    李云风显然不愿意多谈后边的事情,但是我却可以顺理成章的接下去——灵风因为我变了
 
    心,他的姐姐受不了了,所以不想再“死”下去,可是灵风的感情已经变质,所以她才会自
 
    杀。
 
    在我们三个之中有一个多余的人,她必须离开,否则悲剧还会延续。
 
    拿出笔,我写了张字条交给李云风,让他在方便的时候带给灵风。我没把握自己能彻底的躲
 
    开,但是我想我可以有办法让他死心。
 
    不要觉得我懦弱,我无法弃人命于不顾,如果纪盈风有个好歹,灵风也会内疚一辈子。
 
    不要觉得我无耻,我必须要利用江新亚来转移感情,他是我的初恋,也许我可以重新爱上他。
 
    日子过的很慢,也可以说有些惨淡,我拼命工作同时忍受流言攻击,不过老板还算器重,所
 
    以暂时没有换工作的打算。
 
    江新亚对我已经够体贴,没什么可挑替的,我想跟他说没必要腾那么多空来陪我,因为更多
 
    的时候我想一个人呆着。虽然孤独,但是一个人呆着的时候,我会觉得有希望。
 
    我想他,真的想,但是我没有再去打听,从繁盛摇头叹气的表情我知道他也不再看好我们。
 
    而他,一定是明白了我的意思,知道再纠缠下去结果也是一样。
 
    字条上我写的清楚:灵风,我们没有未来了,盈风是你无法推卸的责任,希望她能幸福。
 
    也许,这就是结局了,我的人注定与江公子绑在一起。该知足了,他高大英俊、风流多金、
 
    又是浪子回头,真的是没什么可说的了。
 
    就等他拿出钻戒,我披上婚纱,就可以过上王子公主般的生活了。
 
    “繁荣,还不下班,你男朋友没约你吗?”网络部的王江经过我的坐位,与我抬乎。最近因
 
    为大小小的活动太多,都和公司里几个比较聊的来的同事疏忽了,好在这个王江挺健谈。
 
    “嗯,我收拾收拾就走。”看一眼表,江新亚特别嘱咐我今天要准时。
 
    “好好玩啊,年青人不浪漫一下就说不过去了。”
 
    走出大厦,天边已露一抹金红,夜晚就要悄悄的展开了。
 
    身着保暖良好的羊毛长款大衣,依约来到浪漫的“粉色”餐厅。
 
    这边装修的挺梦幻,还有不少青春原素,虽然我之前没来过,但是听说这边的人气挺旺。
 
    跟着服务人员,我边走边打量——沿路不少玫瑰花装点,处处可见“心形”图案,墙边大大
 
    的宣传图纸上写着:情人节浪漫惊喜套餐521元!
 
    今天是情人节了?
 
    不知不觉来到餐厅一个雅致的角落,江新亚已经在坐。
 
    他今天打扮的很年轻,穿着浅粉色暗纹衬衣,高质量的意大利手工休闲西服更显得他英挺贵
 
    气。
 
    “繁荣,你来了!”惊喜的声音中,他起身迎我。
 
    我点点头,把大衣脱下来交给服务员。
 
    落坐后,我看到江新亚神秘的朝后方的服务台点了一下头。
 
    不一会儿,一串好听的声音在我耳边悠扬开来——是爵士钢琴版《月亮代表我的心》,之后
 
    我们这一方头顶上的灯光熄了,燃起几枝烛火...
 
    我刚想置疑这些举动是否应该,一辆红艳似火的花车推到我身前,对面坐着的贵公子开口了:
 
    “九十九朵红玖瑰送给你!”
 
    江新亚深情凝望:“也许,这是我们之间最后的一个情人节了。”
 
    什么意思?他要放弃我吗?
 
    一时之间,我无语。虽然不觉得有多么伤心,但是也有一种老搭挡要远行的悲哀,本想就和
 
    他凑合一辈子的,谁知人家不愿意。也好,省得将来后悔,我是没有耽误人家幸福的权利。
 
    有不少服务人员和同餐厅的客人往我们这边偷瞧,也许是我们这边比较招眼,也许是这边的
 
    气氛怪异,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我渐渐的有些坐不住了。
 
    “今天忙吗?”总要找些话题来说。
 
    “繁荣,你知道为什么我说今天是最后一个情人节了吗?”
 
    “你是要分手对不对?”我直言。
 
    “不会,怎么会。”他尴尬的笑,语露无奈:“你还不了解我吗?怎么会是我要分手呢!我是
 
    希望今天之后我们能进入另一种关系。”
 
    一只首饰盒被他修长贵气的手指抽出口袋,打开盒子,露出一只光华璀璨的戒指!
 
    ???不是要求婚吧!!
 
    “如果再有一次机会,把我和纪灵风摆在你面前,你会选谁?”他目光如炬,紧紧的盯着我。
 
    钻石的光泽在闪耀,那是代表承诺的礼物——鲜花、美钻、真心,一样也不缺少,可是我的
 
    手心怎么渐渐发凉了呢?
 
    “你选谁?”江新亚又一次追问。
 
    “我……”我提不起勇气来看他,因为我没有诚意回答这个问题,灵风与他,其实答案不揭
 
    自明。
 
    “繁荣,我的戒指放在这里。”他把首饰盒推到中央,我感到已经有不少人在专注我们这一
 
    桌“隆重的”求婚仪式。
 
    他站起来,俊美的脸孔搭配着挺拔的身材:“我想,有一件事我还应该做,即使你不一定答
 
    应。”他笑,有几分嘲讽:“这是我早该做的,早该把你的心定下来。”四周哗然声中,贵公
 
    子无比正式的单膝点地,不管多少双诧异、好奇的眼睛盯着他。
 
    我一震——
 
    记得他说过,男人膝下有黄金,他连父母也没跪过。
 
    “繁荣。”他执起我的手,茶色的眼睛在我脸上搜巡然后痛苦的闭起来:“你还有一次机会选
 
    择,因为他已经来了。”
 
    我再震!
 
    谁来了?
 
    心好像凌空腾飞起来,眼睛紧张的四下寻找。
 
    是他吗?会是他来了吗?
 
    终于,我看到了——
 
    一滴血,鲜红照人...它从一只苍白到几乎透明的手中滴下...流下蜿蜒如华丽舞步的轨迹,而
 
    那轨迹的源头——竟是一刺!一好美丽,又好坚硬的刺——那刺就长在深绿色的花
 
    上,它支起了凝露花瓣的娇媚......
 
    客人们随着我移动的脚步看向入口时也不再窃窃私语,只睁着一双双被震慑的眼瞳一瞬不
 
    瞬...
 
    周围突然好静...似有一种哀伤的情绪在悠悠流淌——
 
    而哀伤的当然不是透明的空气...
 
    应该是那只滴血的手,那没有一丝血色的薄唇,还有它主人忧郁的灵魂...
 
    我再向上看,寻找它的主人——
 
    白衣如雪
 
    把他的清瘦与俊美映衬的同样惊人
 
    黑瞳如玉
 
    那淡淡的妖气流转出星光一样孤寂
 
    我的魂魄像飞花一样的散落...而激狂的喜悦快要化做无数滴泪...
 
    身体不受控制的朝他走去,四周的光与影已经消失不见,眼里只有那他……
 
    二月十四的玫瑰
 
    我把它从那白衣男子的手中掰出来,吻去掌心的鲜红,一滴泪溶进伤口...
 
    心疼的抱住那清瘦的身躯:“灵风?”
 
    黑睫一扬,闪过一点星光,他探询着我的眼睛,好象要看到我心里去:
 
    “繁荣,我不能失去你。”
 
    是的,无论再发生什么,我们都不能失去对方——现在我已经非常确定这一点。
 
    尾 声
 
    架好DV机,我从镜头中看整个背景——紫色的大床颇浪漫,床脚边有温暖的羊毛地垫,
 
    房顶的水晶灯被我换成星海般的点点小黄灯,烘托着中间一面半月型的镜子。
 
    空气中有甜甜的梨花香气,音响里面播放着舒缓的音乐...
 
    检视好一切,嗯...就差男主角了!
 
    “灵风,快一点!你洗澡洗到美国去了?”
 
    “哦...”
 
    一个围着白色浴巾的半裸美男子俊帅如水仙花神,他不情不愿的蹭出来:“繁,还是不要拍
 
    了吧!”
 
    不拍?那我白折腾了?
 
    马上怂恿又献媚:“俊男美女,身材火辣,一定要入镜才不糟蹋呀!再说我们自已看完就毁
 
    掉,免费高质量AV,多值!”
 
    “那好吧,今天演什么?”他妥协。
 
    我亮出自已一身行头——改良的瘦版医师白袍紧绷在窈窕的身材上,扣子里沟时隐时现,
 
    一双修长的腿上穿着黑色花边吊袜带,和镂空丝袜。
 
    灵风的喉结一动,好像在吞咽着口水...
 
    收效不错哦,我把衣服下摆稍稍拉开一个小缝,故意让他看到我没有小裤做为屏障的私密...
 
    诱惑的声音滚在我舌尖:“喜欢吗?”
 
    他点点头,我走过去...捏了他的屁股一把:“今天我当美女医生,你做帅哥病人,然后给你
 
    检察身体的时候...嘿嘿,懂怎么演了吗?”一般AV都没有剧本,床戏嘛,靠演员临场发挥
 
    能搞定!
 
    “干嘛又绑着我?难到这里是神病医院?”在我把他固定在大床上的时候,灵风提出置疑。
 
    哈哈,不是早知道我有爆力倾向,还问!
 
    吻一下他的膝盖,爱抚他大腿内侧:“这样才能看出你不是自愿的呀..”眯了眯美目,我
 
    狠狠的说:“是SM强奸戏哦,兴奋吧?”
 
    灵风哭笑不得,我又把他的腿分开绑好:“演员准备入戏了...呵呵!”
 
    “医生,请问我什么时候能出院?”灵风入戏很快。
 
    我说:“你先别心急,我们医院一向对病患十分尽责,总不能让你没好利落就走吧?来...我
 
    给你看看...嗯,皮肤好滑哟,你腿还挺结实的...不好!..这边肿这么大...”我一把握住那支起
 
    小帐篷的地方:“我给你揉一揉,缓解一下啊!”
 
    “我本就没病,你这个医生耍流氓...哦...弄快一点!”
 
    解开扣子,我一边在圆挺上乱揉着,闪出好荡的眼神,一边悄悄掀开浴巾...
 
    俯下头,我在他白晰的皮肤上制造着吻痕,舌尖卷上他的大腿内侧,还往里边稍稍移动...
 
    “嗯...亲它...”欲望的声音细碎而变形。
 
    “呵呵,告诉医生,你哪边痛?”我继续挑弄他那边的皮肤。
 
    “下边痛...”
 
    “下边是哪里?”
 
    “别闹了...”
 
    我呵呵的笑着,我的病人快抗议了。
 
    亲它一下,在灵风还没来得及体会美妙滋味的时候又离开,换成部娇嫩的肌肤夹蹭它...
 
    灵风的臀部不自觉的像上挺起,两条腿微颤:“医生...唔...该上来治病了吧?我都‘痛’得
 
    不行了!”
 
    撩起白袍,我扭腰上床,先用丝袜蹭蹭他的大腿,然后跨坐在他平坦结实的腹部。一手抚触
 
    着他的‘痛处’,一手拨弄他部的粉色:“医生来了啊...注意看镜头。”
 
    向后退一点,我舔舔唇,对准那它坐下去:“嗯...你肿的太厉害,我看你每周要来治三次才
 
    行...”
 
    “可不可以每天治三次?哦...我...申请住院治疗...”
 
    演不下去了,我干脆闭上眼——
 
    手挽上他的肩,不再言语,所有的敏感神经全集中在那结合处,偷看他迷醉的神色,我忘情
 
    的扭动,加快节奏...
 
    “慢一点...慢一点...”
 
    “不行了...”把他挺起来堂按回去,我咬住唇:“再也慢不下来了!”
 
    酸软的腰肢快要支持不住...那最酥麻、迷幻的一刻像我们袭来......
 
    全文完
浪子回头不稀罕最新章节http://www.lashubao.net/3583/,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情惑那西色斯下课后爱的辅导课总裁的暖床秘书狂欲总裁宝贝就想欺负你不顾一切占有你制服下的诱惑超级名模逆伦之恋为你盛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