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都市商战小说 > 卡桑德拉的炼狱最新章节

第十四章

卡桑德拉的炼狱 | 作者:菲莉卡·艾琳 | 更新时间:2019-09-16 15:23:52
推荐阅读:总裁的暖床秘书禁忌诱惑下课后爱的辅导课制服下的诱惑狂欲总裁爱上你的情趣内衣雪豹柔情逗弄水芙蓉男朋友,请等等是谁诱惑了谁
第十四章
 
    当男爵举起蛇时,卡桑德拉的眼睛恐怖地瞪得极大。人群中发出一阵轻松的嘀咕声。他稍稍停住嘴以观效果,然後把蛇给了罗伯特,就在卡桑德拉身边坐下了。
 
    他自己没有参加群体交,却铙有兴趣地观察他朋友的行为,还有卡桑德拉的反应,对他们的各种不同的刺激的反应;他甚至也一直为她的奢好的方式所惊讶,她的奢好是在几周内养成、发展起来的。一时间他已经确定她最终能撩起这最後的保留的面纱,这样他不剩什麽研究她的课题了,但经过一步详细审视她的表情,他认为他的这个判断错了。尽管她似乎失去了理智,仍旧设法保留隐私这块内核。他就是想要摧毁这块内核的。
 
    卡桑德拉成功地和那些人区分开来,一点不受他们的影响,她不是任由他们恃情摆布,而是利用他们,以娱乐自己的同时,与他们保留距离。正常的他们渴望占有她。他也想知道卡桑德拉小时候就使她情感方面很自信,如果这样,就与他原先的估计互相矛盾,他原认为她在情感方面不成熟,是宗教家庭的产儿。
 
    男爵没有考虑到卡桑德拉对他的感情的深度。对她来说很容易无视这群人的存在,因为他们对於她是无关紧要。他是唯一使她感兴趣的人,这是因为无论是心理上还是生理上,她都为他所吸引,她可以为他做几乎所有的事情,那样就使她能成为他永久的伴侣而不像凯蒂亚那样。
 
    现在他用力的手抚她,完全不顾在众目睽睽之下。他觉得该让她足够兴奋以配合罗伯特的玩笑,既不伤害卡桑德拉,也别糟踏了那条小蛇。他把她的两只子推挤在一起,又从下往上推,他用他的舌头扫过敏感部位,她就喜欢他这样。
 
    虽然卡桑德拉已经认为她自己、极其满足这个专制的男人的生理上的亲昵,她也满意地知道凯蒂亚和弗朗索瓦兹正在不得不看着、他用如此美妙的温存和撩逗的方式抚爱她。她的身体再次振奋,她感到她头耸了出来,便得不得按动。
 
    几个男人走向前来想触她,但没有敢打扰男爵;同时女人们看到她敏感的青春胴体开始骚动不安,她的四肢扭曲起来,她们走向同样惶恐无奈的安东,拉过他的手去她们的子,挺出她们的户去堵过他的嘴,捻着他的头发,摇晃他的头,直到他让她们称心满意。
 
    卡桑德拉意识到她周围的活动,也意识到来自舞厅的各个角落各种不同的叫喊声、叹息声。男爵手的动作是最关键的,现在那两只手住下滑,随着手下滑增加了致命的紧张点。
 
    他要她看着另一个奴隶的发泄,同时他还继续煽动她的情欲,但是安东看上去派不上用场了,他顶多只能用他的手和嘴去取悦那些女人。因此,男爵扫视整个大厅,然後派罗伯特去找来克劳德和克拉拉,不多一会,他们都来了。从克拉拉仍旧捆缚住的子的颤动,她眼里流露出失望的恳求,可以知道她至少还是没有完全满足。
 
    很快男爵就让她睑朝下,躺在她继父的膝间,然後他又将卡桑德拉拉起,依在他身上一面不停地抚弄她,还让他的头搁在他的肩膀上,「看哪,卡桑德拉!」他嘱咐她。
 
    她看着克劳德分开了克拉拉的深红色的屁股片,一个女人非常烂熟地手执皮带抽打这两片屁股。克拉拉呻吟着,抵抗手指对她的细皮嫩的触,罗伯特在给她的孔道里涂冷霜,然後拿起一小块橡皮管,一头有个小泡泡,另一头有个大泡泡,在克劳德的帮助下,将那个小泡塞进克拉拉的肛门,然後克劳德放松她的深红色的屁股,让那个橡皮管得深一点。
 
    现在她又被拉起身来,弗朗索瓦兹拖过一把摇椅,椅子上铺着软垫,克劳德领着他的继女走到椅边,让他坐进去,「克拉拉,安稳地坐着,」男爵说,他的手在抚着卡桑德拉的肚皮和大腿。「你可以休息休息,弗朗索瓦兹会来摇那把摇椅的。」
 
    椅子开始摇起来,卡桑德拉很快就解了心中的疑团。克拉拉的表情从欣然接受转之为极不舒服。她想站起来,但克劳德按着她的子,让她仍照男爵命令地那样待住。
 
    「怎麽回事呀?」卡桑德拉看不懂,她自己差不多也沈醉在男爵亲手制造出来的愉快的氛围中。
 
    「每次摇椅一摇,就压迫大气泡,把空气通过皮管传到小气泡里,小气泡逐步膨胀,几分钟之後就开始挤压肛肠壁,这样她就体验到一种很有趣的感觉。」
 
    卡桑德拉很能想像出这种滋味,克拉拉突然「哇呵」叫出声来,嘴巴张大,一脸惊诧迷惑不解的神情,卡桑德拉也被逗惹了,她可以想像出紧张的挤压肯定是要胀破克拉拉的腹肌了,她想起了健身房的水的奇妙的作用。
 
    现在克拉拉满眼泪花,男爵打了个手势让摇椅停下来。他们就让她这麽坐在摇椅里。她乖乖地待着,大气不敢出,很明显她是害怕还会增加什麽动作弄得她不舒服。克劳德跪在她两脚之间,分开她两腿时,又摇动了摇椅,使得克拉拉又吓得叫了出来。他用他的舌头去细察她的道。
 
    卡桑德拉的呼吸又浅又促,她几乎能够感觉到克拉拉肛门里的气泡的重重,她的道里与肛门里一样的胀痛。克劳德的舌头探进孔里,去吮啜着口的皮。
 
    显然是这种感觉也让克拉拉激动,她的身体开始颤抖,罗伯特搬起她分开的脚,架在克劳德的脖子上,让他的身体更为後倒,使泡子更为膨胀。
 
    克拉拉大声哼哼,她的身体快要激奋了,但她害怕,那种效果已经弄得她受不了。
 
    「她不敢发泄,」男爵的手到卡桑德拉的腿裆里,要试试她的粘。「对她来说,这是一种多麽美妙的折磨呀,亲爱的,我想知道她将怎麽办?」
 
    卡桑德拉也呻吟起来,说不出话来,因为她的身体受到生理和心理两方面的刺激,也是如此兴奋。她的眼睛离开那个无奈约克拉拉,正挣扎着安抚她的皮。这个年轻姑娘被那个半老男人的嘴和舌头的技巧逗得痉挛,分不清她发出的尖叫是因为激动,还是因为痛苦。她的身体从摇椅上弹跳起来,她是想设法减轻一点她的痛苦。
 
    「好了,」男爵小声地说,「克拉拉是满足了,下面又该轮到你了。躺回到榻上去,卡桑德拉,是罗伯特的小宠物出门『观光』的时候了。」
 
    卡桑德拉脚轻腿抖,她没有表示拒绝。他把一只枕头垫在她的屁股下,这样完全暴露出她的器官。现在每个人都挤靠在一起。罗伯特拿着那条水蛇走了过来,卡桑德拉开始闭上眼睛,男爵低下头,用嘴凑到她耳朵边说∶
 
    「眼睛睁开,我的宝贝,我要看你的表情,我想看透你的骨髓。」
 
    罗伯特再下看着她,「不用担心,没什麽可怕的,卡桑德拉,它是一点不咬人的,不会有伤害的,我不会让它全部进去!看!它也并不很大。」。她盯着已经盘起来的蛇,不足十八英寸长,它的舌头伸出来东舔西舔,头两边晃动,像似想找个地方藏起来。一想到它那样在她体内游动,弄得她肚子发胀、泛胃欲吐。她的身体直起**皮疙瘩。
 
    罗伯特在她身边坐下,让弗朗索瓦兹撑开她的外,用一潮湿的手指伸进那个皱缩的道。那地方已经很湿了,男爵的爱抚、克拉拉的体验,使卡桑德拉激动不已。弗朗索瓦兹将粘涂遍淡粉色的蕾,罗伯特把蛇放在了卡桑德拉的左腿上。
 
    蛇在光滑的肌肤上「S」型地游动着。蛇是没有听觉的,就靠振动引导,卡桑德拉的腿哆嗦得相当厉害,蛇正在寻找藏身之处。
 
    卡桑德拉感觉到蛇一节节向上爬,几次用舌头舔她的皮肤,她知道她可能会跳起身来逃出这大厅,但她必须待在这里忍受最後的折磨。男爵就坐在她头旁边看着她。他的贴近、他几乎明显渴望她胜利的欲望,给了她必要的勇气。
 
    花了很长时间,蛇溜滑进她的脚裆,它用头蹭着她的小唇,这种不能想像的动人的触击使卡桑德拉喘息不上。罗伯特拦腰抓住了蛇,用它上下回来磨蹭她的户。那里已是白茫茫一片,一下子很难对准那个通道口。蛇头扭过来转过去,刮到了她的蒂,她大声地呻吟起来,几近乎由於害怕又由於激动发作起来。
 
    罗伯特认为该看到蛇能进去多少的时候了。他朝他妻子点了点头,让他撑开卡桑德拉的口,这样他就可以将蛇头捻进去,那是整个官道最敏感的部位,比一次更更草率的入更刺激,卡桑德拉让这无比的刺激弄得长叹不已。
 
    罗伯特停了一下,考虑是否就此停住,还是让蛇继续钻进去,「别停下来!」她开口了,努力撑开它的口让蛇进入,「请,别停下来!」
 
    凯蒂亚瞠目结舌地看着这个一丝不挂、悸动不已的身体以此为乐。这是男爵曾经采用的最厉害的一手,她知道她会吓昏过去。即使让她得到这次机会做同样的事,她是不能够做的。她老是怕蛇,甚至看到这种小小的,一点也没害处的异物,也让她觉得不适。卡桑德拉不断呻吟着,罗伯特又让蛇滑进去很多。凯蒂亚瞥了一眼在卡桑德拉头边坐着的她的情夫。
 
    他们的目光碰到了一起,凯蒂亚震惊地发现,他的眼睛里没有同情,也没有该有的欢娱,他是用憎恨的目光看着她。她以为是看花了眼,於是向前跨了一步,但他皱着的眼眉冻住了她的脚步。
 
    「她不是很奇妙吗?凯蒂亚?」他说。他用这麽一种陌生的口吻跟她说话,她几乎就听不出那是他的声音。「我不是告诉过你,她会赢这场比赛的吗?想想吧!我已经找了差不多一辈子,也没找到如此了不起的女人。」
 
    卡桑德拉还在不停地呻吟着,蛇还在她体内蠕动,她的眼睛什麽也没看地盯在男爵的脸上,她完全失去了理智。她的世界里什麽也没有,只有令人难以相信的感觉,她沈浸在这份欢乐之中,毫无羞耻。罗伯特终於抽出了蛇,她感觉到蛇滑出了一条粘粘的、温乎乎的沟槽,好像带出了她的子。她的身体像刀绞似的发作,几乎难以忍受。男爵深深地凝视她的眼睛,发现了那种期望不到的欢乐。他觉得他还没有真正了解她,她仍旧保持着她的自**守,他原以为她已经快被他毁灭了的。因此,他不能放弃她,她可以待在他的身边,做他完美的情妇和不断的谜。
 
    卡桑德拉现在疲惫不堪的身体终上了颤抖,她抽身成半依半靠的团身姿势,男爵觉得那样特别动人。凯蒂亚横了他一眼,「你为什麽这麽恨我?」她问。
 
    「因为你劝说玛瑞塔杀死了她自己,」他回答。他们的朋友发出了一声惊叹,每个人都抽身离开了凯蒂亚。
 
    不可否认,但她得找出他是怎麽知道答案的,「那麽她留下字条了罗?」她几乎是不由自主地问。
 
    他的右手在抚平卡桑德拉的眉毛,动作那麽温存,他从未这样对待过凯蒂亚,「不,无论怎样,你也会记得我离开家时,我在大卧室里安置了摄影机。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我是想用摄影机监视玛瑞塔,以防她给自己再找个情夫。当我最终翻看这卷带子时,你可以想像出我的惊讶。我看见你跟她在一起,你在往她耳朵里灌毒药,就像个挑拨离间的女巫。你是聪明绝顶,我愿意承认这一点,她是真的激怒了我,我曾把这个原因迁怒於孩子造成了我们之间的隔阂,但不幸的是,我们之间的感情破裂却是你一手造成的,凯蒂亚。我仍旧在乎她。有时候我可能厌烦她,但,你却等不及事态的发展。好啦!现在再说也没什麽意义啦!卡桑德拉要比你和玛瑞塔随便那一个都更合适,那就是为什麽我恨你。」
 
    「我这样做只是因为我爱你。」凯蒂亚为自己辩解。
 
    他大笑起来,「又来了,我们彼此都不懂这个词的含意。你所有的东西都已打包,一小时之内,彼得会送你去机场。你得跟克拉拉和克劳德一块去旅行,那家里可能有一块地方容纳你。但假如你不愿意这个安排,我也不怀疑我这些朋友中能有一两个人愿意接纳你。」
 
    神情恍惚地,凯蒂亚转身去看其他的人。他们忙着躲避她的眼睛。男爵是他们的朋友,她只是他的情妇,他们在这一点上接纳她。没有了他的庇护,她什麽也不是。一会功夫她就知道了这个事实,也就接受了这个事实,她头昂得高高的,离开了他们所有的人,在内心深处她已计划好了她的复仇。她要报复这黑发女人。她仍旧如此安详地躺在榻上,男爵用温存亲昵地爱抚着她的脸、她的脖子。
 
    卡桑德拉醒过来一看,舞厅里一个人也没有,就她团身躺在榻上。她爬起身,匆匆忙忙逃也似地向门外跑去,她的心砰砰直跳。
 
    大厅外面一片寂静,甚至连佣人的脚步声也听不到。卡桑德拉突然确定,她就是这栋房子唯一的一个人了。这又是个诡计,她恐怖地想到。男爵是想要看看她到底有多麽想跟他待在一起、她准备作出怎样的努力。他和凯蒂亚已经分道扬镳,曲终人散了。她抽泣了一声,她那两条疲力竭的腿勉强支撑着她。慢慢地,她瘫坐到地毯上,想知道她下一步将会怎样。
 
    她拥着膝坐着,赤裸着身体,心惊跳地。男爵找到了她。他 不经心地看了她好一会儿,欣赏着她脖颐和她微微耸出的房、纤细雅致的曲线。她受过了教育,使得这条曲线更完美成熟。他叫她名字,她猛地转过脸来,眼睛由於松了口气,亮了起来。
 
    「我以为你已经走了!」她大声地说。
 
    「走到哪里去?」
 
    「我不知道,我以为你和凯蒂亚可能去了奥地利,去接孩子们。」
 
    「不会的。但是,凯蒂亚已经离开了。她再不会回到这所房子里来了。她也不可能再进入我的家。这事结束了,卡桑德拉,你已经赢了。胜利的滋味怎麽样?」
 
    卡桑德拉抬起头,他眼里的赞赏的表情增加了她的信心。「感觉很好,虽然我从未真正知道比赛的规则是什麽。」
 
    这次他笑了,「当然,你不会知道的,规则由我定,是我的秘密。我们得打点行装了。我决定去洛林,在那里和孩子们会合。」
 
    卡桑德拉站了起来,一点没有意识到自己是赤身露体的。「我非赢不可,我答应她们,等她们假期结束,我还能待在这儿。」
 
    「当然,当然,」他开心地回答,「我知道那是你的全部动机。但在我们走之前,我必须再跟你做一次爱,让你肯定你现在是我的了。」
 
    她把手伸给他,让他领着她上楼去。几个小时之前,凯蒂亚在那里穿上紫黑色长裙,着意修饰自己。他让他躺在床上面,一面用热吻盖住她的身体,一面脱自己的衣服。
 
    他在她身边躺下,一把将她拉到自己身上,她的房压着他的口,她的肚子压着他的。他伸手去她的背脊、她的屁股。他又伸出手指去摩擦她的户,弄得外唇间湿漉漉一片。他的手指在沟里勾来勾去,直到勾住了那块滑溜溜的蒂,那块蕾已经激动地肿胀起来。
 
    她扭动着屁股,他的手指合着她扭动的节拍。她感到热,他的嘴叼住了她的一只子,他的嘴唇颤抖着。他的手指娴熟地旋转着,使得她体内越来越胀,她动得越来越快,激动地发出似猫的叫声。
 
    最後细小的电流开始冲击她的全身,她的脚趾翘了起来。男爵滑动他的手指到蒂的部,这种触总是触发她的发作,这次也不例外。这是如此甜蜜的爆发,因为这次他是跟她做爱,而不是进行耐力实验。
 
    他发现她的小猫叫声耐不住地激动,在她的激动快要减退时,他把她拉下来抵住他极度勃起的,戳了进去,然後把她的屁股推上拉下,依然照他乐意的节律。慢慢地他的高潮怕是快发作了。在这当口,他是拒绝不了她任何要末了。
 
    为让他喜欢和让她发挥惊讶的奇异功能,他们激动不已地发作起来,他们相拥着在大床上翻滚,像一对倾心相爱的情侣一样,沈浸在他们交媾的抽搐里。
 
    卡桑德拉立刻睡着了。男爵却没有,他仍然抱着她,听着她稳定、轻柔的呼吸。他心里在想,将来他俩将把握住什麽,他们的关系能维持多久,让他永远结束寻找体和感官刺激。
 
    最终,知道这力量的平衡终於将再次改变,他懊悔地唤醒她,「卡桑德拉,睁开你的眼睛,是收给行装的时候了,我的飞机在等着咧!」
 
    她睡眼蒙地看着他,希望她能告诉他,她有多麽爱他。但她是足够聪明的,她知道一定不能跟他提到这个词,要不他们的关系就将结束了。
 
    「你是说我们将去法国?」她问他,他和她已经坐进了黑的发亮的「戴姆莱厄」後座上。它的窗户是遮闭的,外面一点看不到里面的情形。
 
    「我在洛林有栋别墅,我打算去重新开发它。你可以帮助我再使它像样子,然後我们可以在那里大排盛宴。周围的人都很友好,我相信你将会很快觉得像是在家里一样。」m.hebao.
 
    「我相信我会的,」她沈着地说。
 
    他用手指托着她的下巴,抬起她的脸,这样他可以看见那两只宁静的眼睛,黑亮黑亮的,激动起来如此美得灼人。「游戏又开始了,心肝,」他小声地说,不管她怎样想。她的脊背一阵激动的颤抖。

卡桑德拉的炼狱最新章节http://www.lashubao.net/3586/,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总裁的暖床秘书禁忌诱惑下课后爱的辅导课制服下的诱惑狂欲总裁爱上你的情趣内衣雪豹柔情逗弄水芙蓉男朋友,请等等是谁诱惑了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