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武侠仙侠小说 > 灼芙蓉最新章节

75. 喜事(h)(完)

灼芙蓉 | 作者:独孤求爱 | 更新时间:2019-09-18 15:39:12
推荐阅读:春宫美人图少爷的点心快穿之尤物养成绝爱床诱九龙戏珠夺美记水浴晨光穿越女尊之妻主从天降我的相公是神医夺情霸爱
75. 喜事(h)(完)
 
    大景国,大青四年。
 
    当绿叶尽退,落於泥上,回归於大地的怀抱,宣告初冬的来临。远山萧瑟,河水冰寒刺骨。
 
    可在繁华帝都的人民丝毫感觉不到冬季的冻凉,一G浓浓的喜庆氛围拢罩在此地。
 
    因,就在今日,当今圣上立后,迎娶美娇娘回。
 
    传说,皇后的名字与三年前身故的右丞相一模一样,许是皇上太过喜ai右丞相,因此寄情於这个小美人身上。
 
    传说,皇后是邻国君王的义M,为加强二国邦J关系,故联姻之。
 
    传说,皇后与身故的右丞相J乎一个样,只别不同,长像不相似罢了,更因此,有人疑神疑鬼地猜测,右丞相借尸还魂於此nv子。
 
    总之,人们传得沸沸扬扬,可不管如何,他们的英明天子总算是成家,愿意传宗接代了。
 
    
 
    养心殿。
 
    大红灯笼高高钉挂,红帐层叠垂落於地,透著轻纱,隐约可见一对俪人身形J缠。
 
    〝啊……皇上……等等……″倪傲蓝轻喘著,全身被帝王扯脱得一丝不挂,只馀发上金灿流苏簪与闪跃夺目的珠钉。
 
    此时,她背对著南潾,跨坐在他的下半身上,紧吮住大,二只小手微软地撑著他健壮的大腿。
 
    天子躺著身躯,T部不停地往上挺动,chou著那S软的小洞。
 
    听闻她讲了J遍要他等等的语句,索坐起来,膛贴著她的玉背,双手由原本钳住她的纤腰改为捏上二团丰。
 
    〝娘子,等什麽?朕从昨夜等到今日,再等下去可会饿坏。″南潾的灼热气息喷在她敏感的颈子上,张口啄吻起来。
 
    都是那该死的传统礼俗,让向来好说话的倪政钧这回竟坚持下来,Y是要求nv儿家於出阁前日必须住於府中,且不可与新郎同房。
 
    他昨夜独自睡在龙褟上,没有软呼呼的小美人可以抱,可真是憋屈,偏偏又得要展现天子大器一面,不能跟岳父大人讨价还价,只好泡了大半夜的冷浴。
 
    〝嗯……还没喝……合丞酒……啊……还得嗯嗯吃甜枣儿……子孙饽饽……″倪傲蓝一句话说得断断续续,S麻感自下腹窜升上来,让她情不自禁地扭T,软蹭磨著Y挺的身。
 
    一刻前,她还穿著豔红凤F,头戴凤冠,盖著大红头巾,端坐在龙床前,然後帝王风风火火地走了进来,掀了头巾,便揽搂著她吻上来,她被吻得晕头转向,稀稀疏疏响声後,才发觉自己已经被剥光。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他便三两下俐落脱得光,拉著她,一把按压坐上去,大就这麽直挺挺地进小。
 
    〝呵,朕被你迷了魂,倒是忘了。″晚宴坐在龙椅上,南潾想的都是**时刻,怎麽G小美人,好不容易捱到时间差不多,他抛下一票文武百官,头也不回地直奔养心殿。
 
    倪傲蓝顿时无语,这等要事竟然还能忘,她都不知道是该生气还是该高兴。还好有娘的耳提面命,她才没跟著忘。
 
    chou出大,南潾道〝宝贝儿,面著我坐上来。″,瞧见那二瓣水N的T,他扬手轻拍。
 
    人儿听话地转过身,再次爬上他的大腿,主动地将男塞进,双手环住他的颈子。
 
    大手捧著她的圆T,南潾自龙褟上下来,边走边著水淋淋小,水被挤喷在他的玉袋大腿处,还滴落於瓷砖上,〝啧,怎麽S成这样?才一天没G你,你就嘴馋成这样。″
 
    〝啊……啊嗯……皇上……嗯坏……″倪傲蓝二条长腿紧夹著他的腰身,小脸窝在他的肩上,娇娇地抗议著。
 
    〝小L货,你就ai朕这麽坏。″男人大笑著回答,T部又重重地挺进J下,刺得她叫连连。
 
    短短的距离却走走停停,好一会儿才来到圆桌前。
 
    南潾坐了下来,大手拿来二杯清酒,二人手腕J错,一饮而尽,接著,倪傲蓝伸手捻来饽饽,他便开始不安份地摆动腰部,chou著N。
 
    〝嗯啊……皇上……先吃……″她将饽饽放在他的唇前,谁知他竟没张口咬下,倒是要求〝用嘴喂朕吃。″
 
    顺著他的意思,她咬住饽饽,凑近到他嘴边,他启唇将美食咬进,顺道吮著她的粉唇,跟她一起分享甜腻的香味。
 
    尔後,南潾咽下饽饽,就马上将她抱躺在桌下长mao地毯上,抬起她一条**,让她侧著娇躯,大进她的T内。
 
    一对软绵S侧垂下来,挤出深深的沟,倪傲蓝十指纠抓著毯子,感觉窄径被他火辣辣地戳G著,大前端突刺著软N壁,刺激感增生。
 
    〝真是生来折磨朕的……这麽紧成这般……嗯?″南潾的面容上尽显情Yu,使得原本就豔丽的P貌更加妖媚,黑眸一抛,就让人儿失魂地沉溺在他之中。
 
    〝哦嗯……皇上……喜欢麽?″她娇媚提问,抬手,指尖抠弄著他膛上的一边红点,眼角是妖娆的美。
 
    ai人如此诱H著自己,南潾哪能抵挡,猛地发狠chouG起来,次次拔出大半男物,又整到最底,〝岂止喜欢……嗯……简直ai不释手……″
 
    倪傲蓝被男人这麽乱地著,一手指尖掐进他的手臂,刮下一道道红痕,抬起腰T,尽力地接纳他的侵犯。
 
    〝啊啊……皇上……好会G嗯……″她大声地哦著。
 
    花芯在大的刺激下,泌出腥甜的水,合著他狂放地顶进,发出滋滋滋的水声,而玉袋晃贴在她的NT上,激情的发出拍打声。
 
    这麽被J著没多久,倪傲蓝敏感地丢了魂,达上高峰,哭著尖Y〝皇上!皇上!啊……好爽……″,蜜水喷流出来,弄得J合处一P泥泞。
 
    被小美人高C的紧紧夹弄著,南潾低吼一声,大手钳住她的纤腰,猛烈地顶入,狠戾的J来下,腰椎一麻,将白洒入她的T内。
 
    垂眸瞧著人儿娇喘吁吁,晶莹的泪珠还挂在长长的睫mao上,一副被人蹂躏的可怜模样,让帝王T内的Yu又兴起。
 
    南潾动手将她二条长腿架在肩上,还在水里头的微软又暴胀BY,惹得倪傲蓝惊呼〝皇上……歇息一下……好麽?求你……″
 
    〝就你这S弄得朕又Y了,还想不给?朕来就好,你只要躺著爽上天。″他固住她二条乱动的小腿,立马又摆腰chou了起来,感觉小S润不已,滑腻又紧小,本就S得不像话。
 
    刚刚他进大量水在里头,这会又被他的大堵得紧,小腹鼓胀,送间,酸麻感漫开来,使得她嘤嘤叫了起来。
 
    这大景国的天子在新婚之夜,是把娇美的皇后往死里头G,一次泄出,又一次Yu火狂烧,来来回回不知多少次,後来皇后也虚软得迷迷糊糊,晕昏过去。
 
    守在殿外,听了大半夜声L语的金福就想,皇后娘娘您帮皇上补身本是弄死自己啊,不过皇上也太勇猛了吧……这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的节奏麽?
 
    当然,金福可不敢咒想主子早死,大景国可是还要靠主子把政啊。
 
    
 
    二年後。
 
    春意暖暖,N芽绿枝齐冒,正呼应著大景国君王後代的来临。
 
    当上皇后的这二年间,倪傲蓝费心地调养自个儿身子,因御医诊断Y年食下哑Y,留下病,再加上後来身心俱疲,底子稍嫌虚弱。
 
    终於,在养息之下,她怀上龙种,前一个月平安地生下龙子,取名,南屹,希望孩子能有坚强心智,屹立不摇,不论何是皆能从容应对。
 
    刚处理完国政的帝王,回到养心殿,搂著aiQ便要上C恩ai一番,却没想到金福杀了进来,说太子哭个不停,需要喂。
 
    倪傲蓝疼宠孩子,原则上还是希望孩子能够饮自个儿产的母,於是便要抛下皇上,前去喂。
 
    谁知,帝王暴躁地将皇后给扯回龙褟上,朝外吼著〝金福,去叫娘喂,今晚不许任何人来打扰朕!″
 
    被压在褟上的人儿无辜地眨眨眼,说〝皇上……屹儿他……″
 
    〝他什麽他!朕已给他找了J个娘,他就好自为之地喝,至於你,你该喂的人是朕!″南潾强Y地回道,扯开她的衣裳,二手掌捧捏著胀得更丰满的盈吸了起来。
 
    怀Y前三个月,南潾本不敢碰倪傲蓝,只能自个解决,三个月後,即使欢ai都不能够尽兴,生产後坐月子,他还是只能靠泡冷水或双手,憋得都快发疯。
 
    这下,倪傲蓝做完月子的第一天,他已无法忍受儿子再跟他抢食。
 
    〝嗯……皇上……这话好难为情……啊……″小美人轻笑著,十指入他的乌发中,将他的面容更压贴上自己的S。
 
    〝难为情什麽?本来就是给朕吸的!″南潾霸道地说,唇舌双手忙碌地ai抚著娇躯,〝今天非G到你叫连连,没空想屹儿!″
 
    〝啊……皇上……″
 
    养心殿充斥著缠绵悱恻的ai恋,L,璧人Yu海翻滚,香汗淋漓。
 
    问金福,到底皇后娘娘生孩子好还是不好,他只会二手一摊,主子的家务事他还真难以说话,只能说,皇上,别在不能碰皇后娘娘的时候,黑著一张脸让奴才瞧,也别哀怨地看著奴才,奴才可不是始作俑者啊啊啊!
 
    《全书完》
灼芙蓉最新章节http://www.lashubao.net/3601/,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春宫美人图少爷的点心快穿之尤物养成绝爱床诱九龙戏珠夺美记水浴晨光穿越女尊之妻主从天降我的相公是神医夺情霸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