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都市商战小说 > 伤弦曲最新章节

☆、伤弦曲番外-新年贺文(上)

伤弦曲 | 作者:玄泪 | 更新时间:2019-09-20 15:34:57
推荐阅读:总裁的暖床秘书禁忌诱惑下课后爱的辅导课制服下的诱惑狂欲总裁男朋友,请等等爱上你的情趣内衣逗弄水芙蓉雪豹柔情是谁诱惑了谁
☆、伤弦曲番外-新年贺文(上)
 
    嘿嘿~~对不起,迟了两天。
 
    因为有点难想,所以构思很久。
 
    不过番外秉持着最高原则,
 
    就是给他h到底啊啊~~
 
    我同意某人的说法,写正文真的很头痛,
 
    偶尔就会像现在这样---思想暴走。
 
    今天是来这国家後第一个新年,虽然跟现代有点差别---人们不是在早上庆祝,而是选择夜晚。
 
    「焰,有夜会耶!我们去嘛!」沈若容兴奋的拉着男人的手,撒娇道,水眸里映满期待,像小兔子一样,男人无奈又宠溺地点了点头,两人手牵着手往府外走去,背影被拉的长长的,亲腻的依偎在一起。
 
    夜会其实就等同现在的庙会,峨梅国里向来早睡早起的人民是不可多得的庆典,每年都吸引了大批的人在城内大街上摆摊、游玩、杂耍等等…是个难得的不眠夜。大街上灯火通明,五光十色的绚烂烟花也在空中绽放,沈若容拉着司徒焰在大街上走着,手上已经多了不少吃喝玩乐的小东西。
 
    「啊!焰,有糖葫芦!这里也有糖葫芦?」她高兴的跑去那摊贩上向小贩拿了一支,甜甜的糖浆包裹着四颗小李子,外表看起来鲜艳欲滴,沈若容赶紧咬了一颗,甜甜的滋味在嘴里化开,幸福的眯起了双眼。
 
    「小馋猫。」司徒焰笑道,顺手将她落到前方的发丝捋到耳後。
 
    「焰知道吗?我的家乡也有糖葫芦喔!是我喜欢吃的甜点排名前十名!」说着又咬了一颗,他们漫步在街上,周遭净是摊贩们的吆喝声,热闹吵杂。
 
    沈若容专注地吃着,却没发现到男人一闪而逝的复杂眼光,微微低头,便瞧见她嘴角旁沾染上糖葫芦的糖浆,温柔地伸手替她抹去,见她疑惑的瞧着自己,司徒焰将手指放在嘴里舔掉那抹甜腻,眼眸幽深的注视着她。
 
    「太甜了。」他似笑非笑的答,若容的脸却一下子烧了起来,旋即转眼看向其他地方。
 
    「那、那是因为你不喜欢吃甜食嘛!」她噘着小嘴反驳,啊呀呀!他实在是太、太诱惑人、太X感了,忍不住又偷偷瞄他,唔!说他是将军吗?这麽俊美的脸蛋比较像书生吧!不过在衣服下的健硕身躯倒是名副其实…啊!她在乱想什麽!不!不行!
 
    她连忙看向热闹的人群,却看到许多目光,不外乎是在看她家相公的,环肥燕瘦竟然都有,还有些频频走近他们,然後对司徒焰猛抛媚眼,天哪!轰的一声彷佛有什麽被点燃了,她对又要上前来送秋波的女子一记恶狠狠的目光,那女子吓了一跳,随即尴尬的走往别处了,可是苍蝇如此之多,她哪应付的完?乾脆一不做二不休的勾着司徒焰的手臂,宣告她的所有权。
 
    「嗯?」司徒焰低下头看向小妻子,可她却没理他,迳自对眼前一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子以眼神恫吓着,他挑挑眉,不明所以。
 
    「焰,我突然觉得好累,我们回去吧?」她抬起脸,刚好跟司徒焰低下的头撞个正着,她吃痛喊一声,用手揉上那痛处。
 
    她不矮,在现代里她本来就算高,虽然司徒焰有起码180,但他们也差一个头而已,所以他低头、她仰头不偏不倚刚刚好亲密接触,不过、但是、可是,通常这样应该都是嘴巴碰在一起啊!为什麽换成她就变成头?好没情调啊啊!沈若容一张脸哀怨的可以。
 
    「傻瓜,很疼吗?」虽然他是没有感觉…
 
    大手温柔的抚上去替她揉捏着,这时若容看向附近的女人,有的人咬牙切齿、有的羡慕忌妒,哼哼!这下知道谁才是赢家了吧!她勾起唇。虽然不喜欢忌妒,可是她更不喜欢有女人觊觎她家老公,想到他以前出门也像这样,她就打翻一坛醋。
 
    「不疼了,谢谢。」她对司徒焰微微一笑,司徒焰墨眸一暗,俯下身J准地封住那片柔软唇瓣,伸舌舔去沾在她嘴角旁的甜腻,邪佞一笑。
 
    「达成愿望了?」他调侃道,邪气的笑容依旧,看得若容心怦怦跳,脸顿时如晚霞般红润。
 
    「什、什麽呀…」她拉开距离,连带也放开勾住他的手,令男人不满的眯起眸,本想将她在度拉回自己怀中,但是人群突然躁动起来,一古脑儿往他们的前方挤,街道顿时水泄不通,沈若容一看,才知道原来前方有游行开始了,大家都拼命想挤到前方去看,就造成现在这种夹心饼乾的状态了。
 
    「别动。」他喝斥道,沈若容不明所以地看向他,发现他的脸色很难看,大吃一惊,难道他被人群推挤受伤了?这才发现他们俩人的身体因为面对面的拥挤,而紧密地贴在一起,而且她、她的手……
 
    「啊!」她很不好意思的想抽出「不小心」放在某人重要部位上的手,可是人群真的太挤了,她想动作时,人群就挤一下,她不动,人也不动了,可是…她满面羞窘的望着司徒焰,天哪!只是这样他、他就、就…
 
    「娘子…要勾引我也不用在大庭广众之下…」他俯身在她耳畔旁低哑地道,谁知道刚刚的摩擦带给他的快感,这小妮子总有办法在瞬间挑起他的欲火。
 
    ☆、伤弦曲番外-新年贺文(下) (限)
 
    嗯...晚了好些天,下礼拜是期末考,也可能没办法发文了。
 
    不过下次想发月印,希望大家会喜欢。
 
    「我不…呀!你…能不能克制点!」感觉到人群又在骚动,两人之间的摩擦加剧,手的温度也随着布料下的灼烫而升温,她不禁面红耳赤地娇嗔,面对这样的情况,她也只好拼命想把手拉出来,但是反而适得其反,男人一把抓住她的手,制止了这甜蜜的折磨。
 
    「…我想现在该找个能够『好好聊聊』的地方。」其实他是故意不帮小妻子脱离窘境的,只是为了给她一个小小的惩罚,没他的允许,不能轻易躲避他!
 
    「什麽东…西…哇!」她失声惊呼,因为司徒焰突然将她抱起,瞬间跃出拥挤的人群,但是他们并没有返回将军府,而是停留在不远处---一个狭小拥挤的巷子里。
 
    司徒焰将她抵在墙上,挺拔的身躯在这狭小空间显得有些不妥,怀中的女人气急败坏的瞪着他,他也不动,就这麽似笑非笑的盯着她。
 
    「你别乱来喔!这里会有人经过的…真的啦!我们回府、回府…啊…」作怪的大掌无预警的罩上那丰盈,猛地收缩,惹得女人惊呼,又连忙想起这里不远有人群,马上用手捂住了嘴,可男人却恶意的从抓改为轻轻揉捏,敏感的蓓蕾渐渐挺立,女人的樱桃小嘴也发出一阵阵像猫一般的春吟,只能说男人将她调教的太好了!
 
    「呵,敏感的浪娃娃…」他轻笑,手却没停,转而用手指拧弄着挺立的蓓蕾,另一只手将那碍事的小手拉开,俯身吻了上去,火热的舌找寻到丁香,热切地勾缠着,女人却心知若是再让他这样吻下去,他们肯定擦枪走火,於是双手推拒着他的X膛。
 
    「唔唔…放咖…嗯…不要啦…」司徒焰不为所动,继续着他的挑逗,沈若容气极,却又不敢咬他,她可没忘记上回咬他之後,被他整整「惩罚」了两天,酸了四天的腿才好,可是她就这麽没骨气?错!嘴不行,她还有其他部位啊!
 
    第一招:用手。
 
    沈若容的手拍打着他的後背,使尽吃N的力气,叫男人快点停手。可是他不理,於是她改成抓的,长指甲陷进他的背脊,令他闷哼一声,原以为奏效,没想到……她的手被男人抓了起来,反剪在背後,而这狭小的空间正好没给她挣扎的地方。
 
    第二招:脚踢。
 
    她趁着他在吻她的时候,伸脚往他的---大腿踢,好吧!她是很没种没错,反正她就是不想在这里做,被人家看见她颜面何存啊!可惜男人因为娇躯的扭动而欲念大炽,原本想逗逗她最後真的---擦枪走火了。
 
    狭小的空间本来两副身躯就很是紧密,加上她刚刚的「努力」,使得那饱满的丰盈不住在他身上摩擦,惹得他胯下的火热很没抵抗力的抬头了,硬梆梆的抵着她的腿心,有意无意的撞击着。
 
    「容儿…」他喑哑的嗓音在耳边回绕,女人心底直想:完蛋了!这会已经覆水难收!腿间的湿润也诚实的反应了她的心思,可是怕被窥视的想法让她不敢热情回应他,可是身子却更加敏感,J神也紧紧绷着。
 
    「会有…人…嗯…」她忍不住又是一声嘤咛,正因司徒焰挑情含弄着她的耳垂,双手不安分的在娇躯上点燃火苗,隔着亵裤在那柔软处按压旋转直到感觉她越形湿润,拨开湿了一块的亵裤,修长的手指蛮横的挤进甬到里,清浅的抽送着。火热的吻顺着耳朵缓缓向下,一手将衣襟拉开露出青色的肚兜,五指罩了上去,缓缓揉捏,舌尖舔舐着洁白的颈骨,故意地在显眼的地方印上专属他的印记。
 
    「他们都在看游行,不会有人过来的…你好湿了…还说不要嗯?」染着情欲的嗓音分外低沉好听,这条巷里确实很隐密,即便是有人经过,也很少人会看进来,尤其是这样的黑夜,况且以他的功力,要听到什麽声音并不困难,这妮子平常胆大包天,对什麽人都没有芥蒂,还容易以下犯上,怎麽今天倒害羞的紧?但他就爱这样的她,这样古灵J怪、倔强坚强的小女人。
 
    「大色魔…啊嗯…嗯…唔…」讲出前三个字时,司徒焰邪恶的往蜜壶重重一捣,留了满江春水不打紧,更可恨的是她竟然毫无顾忌的叫了出来,声音说有多媚人就多媚人,她下意识咬紧唇,脸颊嫣红、眼眸迷离的看着俊美男人,那眼神让男人眸子幽暗,薄唇覆了上去制止她自残的行为,灵活的舌尖撬开贝齿深入那甜美的小嘴,吸吮着甘甜的津Y。
 
    「唔嗯…唔唔…别……我…」他的手指继续在她腿间肆虐,沈若容忍不住一波一波汹涌的快感,蜜X强烈的收缩着,眼前划过白光,绚烂的让她睁不开眼,软软的摊在男人怀中,达到第一次的高潮。
 
    看着酡醉嫣红的小脸,司徒焰再没办法忍住欲望,将chu长释放,抵在幽X口,重重一挺,chu长没入紧窒的甬道,因为姿势的关系而无法太过深入,他深吸一口气,低哑的说:「乖容儿,把脚环住我的腰。」
 
    她听话的照做,立刻感觉那硕大的利刃贯穿她的身子,饱满、充实,突然巷子外传来了人声,叽叽喳喳的,她吓的情欲顿时退了大半,挣扎了起来,蜜X狠狠缩了一下,令男人闷哼一声,不顾她的挣扎开始抽送起来。
 
    「焰…有人…不要…」人声越来越近,她慌乱无措的表情显露在脸上,男人心知小妻子绝对会翻脸---如果继续下去的话。但他已经无法停止,只好将她换了个位置,让外人只能看见身着黑衣袍的他,而在这晚夜,黑衣显得隐密许多。
 
    「别夹了…放松…」他用力抓捏着丰盈,试图让她放松身子,利刃开始猛烈的抽送,沈若容挣扎的意念全被他的冲撞湮没,只能低吟着。
 
    突然一个抽C到蜜壶底部,撞开子G口,那强烈的快感让沈若容忍俊不住的叫了出来「啊……」声音不大不小刚好给走过的人听见。
 
    「刚刚是不是有声音?」某甲奇怪的左顾右盼,却没发现到什麽。
 
    「有吗?」某乙也狐疑的四处张望,只见一只猫咪慵懒的从他们面前走过,两人恍然。
 
    「什麽嘛!原来是一只小猫。」某甲翻了翻白眼,继续与某乙走回去,声音渐远。
 
    在巷子里的夫妻正打得火热的,司徒焰那磁X的嗓音轻笑着,「小猫…嗯?」他狠狠撞击着,俯在她耳畔低哑道:「舒服吗?你这只Y荡的小猫?」
 
    「浑…蛋…嗯…嗯啊啊…不要了…」她本欲出口的脏话都成了呻吟,这种紧张气氛下,两人很快都濒临高朝边缘。
 
    「爱说谎的小猫儿…快了…」他继续奋力抽C,感觉到水X蜜Y源源不断,心知女人的变化,每每都往深处顶,让自己也濒临爆发边缘。
 
    「嗯…哈啊……啊…」她无法抑止的娇吟,水X猛烈收缩,男人也重重一挺,将浊白的浓Y尽数灌溉进丰沛的花床,与花Y结合……
 
    回府後,司徒焰被小妻子冷落了两天。采取三不政策,不说话、不理他、不跟他燕好,本来是想冷战一个礼拜的,可是第三天就被某人邪恶的下了药,然後甜蜜的滚床去了……至於那个政策则是在她意乱情迷之时被司徒焰给解除了,今年真是大吉大利的一年啊!喔呵呵~~
伤弦曲最新章节http://www.lashubao.net/3602/,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总裁的暖床秘书禁忌诱惑下课后爱的辅导课制服下的诱惑狂欲总裁男朋友,请等等爱上你的情趣内衣逗弄水芙蓉雪豹柔情是谁诱惑了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