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都市商战小说 > 爱情的限度最新章节

☆、Episode 20

爱情的限度 | 作者:莫言往昔 | 更新时间:2019-09-20 15:44:33
推荐阅读:总裁的暖床秘书禁忌诱惑下课后爱的辅导课制服下的诱惑狂欲总裁男朋友,请等等爱上你的情趣内衣逗弄水芙蓉雪豹柔情是谁诱惑了谁
☆、Episode 20
 
    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傅岳池看着这张英俊异常的脸,感慨无限,这麽好的男人,为什麽就是没办法爱上呢?
 
    盯着顾佩玉一张一合的嘴唇,傅岳池没听清他在说什麽,轻轻反握着他的手,她艰难地道:“我没有消极,但我知道情况并不乐观……老师,无论结果怎麽样,我都要让您知道,您是我最敬爱最依靠的人,我很自私,临了还利用了您一把,您生我气那是对的,但是我还是要拉下脸来求您一件事……”
 
    顾佩玉冷冷看了她一眼:“关於阿深?”
 
    “是。”傅岳池直视他的眼睛,“如果我没撑下去,希望您别放弃他,我不求您还能这样当自己弟弟似的待他,至少继续帮衬帮衬他,他长这麽大,爱他的人相继离开,其实挺可怜的……”
 
    顾佩玉沈默了,半晌低沈着声音问道:“所以你爱他,是吗?”
 
    傅岳池一震,白了白脸讷讷地说不出话。
 
    “其实早就应该看出来了……”顾佩玉苦笑,“你傅岳池除了真心实意爱的人,怎麽可能这麽掏心掏肺,过去是秦宇,现在是傅梓深,我在你心里G本一点分量也没有吧?”
 
    “不是……”傅岳池急急忙忙想解释些什麽,顾佩玉一挥手打断了她。
 
    “别说了,你需要休息。”替她掖好被子,顾佩玉站起来垂眸看她,“我是真喜欢你,所以你要求的我都会做到,阿深会好好的,你也会没事……我明天再来看你。”说着转身离开。
 
    孙沫刚切好水果端进来,看他这架势,不确定地问道:“老师,要走了?”
 
    顾佩玉点点头率先离开,孙沫擦了擦手将果盘放到桌上,对傅岳池道:“那岳池姐,我也先走了,回头我再来看你。”
 
    傅岳池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孙沫便拎着包小跑着出去了。
 
    又过了大约半个小时,傅梓深拎着一大包东西回来了,扔给她一本书,自己将东西归到柜子里。
 
    傅岳池见他什麽都门清,不由问道:“你一直都会这些?”
 
    傅梓深不解,目露询问。
 
    傅岳池比划了一下:“就是家务,以前做过?”
 
    傅梓深摇头,比划道:“看看就会了。”
 
    “你倒是机灵。”傅岳池笑笑,“刚刚顾老师和孙沫来过了,切了点水果,你要吃吗?”
 
    傅梓深看了眼果盘,点点头,走到床边端起,拿了一块苹果塞进嘴里嚼了嚼。
 
    傅岳池问道:“好吃吗?”
 
    傅梓深拿了一块凑到她嘴边,她笑道:“我不想吃。”
 
    傅梓深却不收手,只一个劲地看着她,大有你不吃我就一直举着的架势,傅岳池静静地看了他一眼,投降般就着他的手咬住了苹果,临了不怀好意地轻舔了他的指尖,不意外地引动对方难以自持的呼吸,情不自禁地,两唇相接。
 
    “咳咳!”一个不自然的轻咳打断了他们一点即燃的气氛,护士小林微红着脸看着别处,不自在地道:“我来给你量体温。”
 
    傅梓深退开来方便她上前,小林见傅岳池笑眯眯的样子,不由瞪了她一眼:“重要时期,不要做限制级活动!”
 
    傅岳池老脸没羞没躁的,无所谓地笑道:“坏人好事要遭雷劈的。”
 
    小林气哼哼地将温度计给她塞好,趁机看了眼站在身边的傅梓深。身材高大,长相英俊,无论是气质还是气场都给人仰视的感觉,看上去很出色,小林不无艳羡地想。
 
    “有点烧啊……”取出温度计後,小林皱着眉道。
 
    “有什麽问题吗?”傅岳池问。
 
    “反复发烧自然不是好现象,还吐吗?”
 
    “……有时候会恶心。”
 
    “一会儿让李医生过来看看吧。”小林不大放心,转过身来对傅梓深道,“你好好照顾她,让她多吃点,那样才有力气和病魔斗争。”
 
    傅梓深眼神一暖,面含谢意地点了点头。
 
    小林出去後,傅岳池对傅梓深道:“别担心,我没事。”
 
    傅梓深极不信任地瞪了她一眼,比划着问她晚上想吃什麽,傅岳池确实不想让他过於担心就道:“你去买碗馄饨吧,好久没吃了,挺想的。”
 
    傅梓深笑着应了,上前抱着她亲了又亲,两人就这样相互依偎着坐在一处,仿佛时光就此停驻,两人再也不用分开一般。
 
    傅梓深下巴顶着傅岳池的额头,青刺的胡茬有点戳人,一双大手握住她细白的手腕,喉咙里呼噜呼噜的发出声音,像是要说什麽却什麽也说不出。
 
    傅岳池伸手M了M他的脸,安抚般轻声道:“我没事,真的没事……”
 
    晚上,陪夜的沈阿姨来医院,见到傅梓深一愣,看到他二人如胶似漆的模样,了然笑问:“小池啊,这是你男朋友?”
 
    傅岳池只淡淡笑了笑没正面回答,对在这里陪了她一天的傅梓深道:“很晚了,你回去睡吧,明天再过来。”
 
    傅梓深摇头,要待在这里。
 
    傅岳池皱眉:“沈阿姨陪我呢,这里没地方给你睡,回去吧。”
 
    “是啊,小夥子……”沈阿姨也笑眯眯地跟着劝道,“我照顾小池有一段日子了,你放心,再说你一个大男人在这里也没什麽帮助,你是能伺候她洗澡还是夜里陪着上厕所呢?听话,明儿再来。”
 
    傅梓深不再坚持,走过去狠狠地亲了傅岳池一口,和沈阿姨点了下头,出去了。
 
    沈阿姨捂脸笑道:“现在的年轻人真开放,我老婆子都不够看了。对了,之前怎麽都没见到他啊,前段时间你病成那样都没人来看你。”
 
    “我没告诉他……”傅岳池笑笑,“他有重要的事情要做,我不能让他分心。”
 
    “那你也太不把自己当回事了。”沈阿姨不赞成地道,“要是有个什麽好歹,人家怎麽办?你啊,就是太要强,我就没见过你这样的女孩子,什麽都靠自己撑着,好像谁都不相信一样,戒心太重,不瞒你说,我照顾你的时候还怕你连死都是一个人呢……”
 
    傅岳池没有接她的话,拿了衣服去卫生间洗澡,沈阿姨还跟在她後面絮絮叨叨:“我看刚刚那小夥子不错,长得也俊,你稍微软和点,让人家有被需要的感觉……”
 
    “砰”地一声,她的声音被隔绝到了卫生间之外。
 
    这一晚,傅岳池睡得极不安稳,好像总有什麽放心不下却又不知道是什麽,就这麽迷迷糊糊地睡到了天亮。
 
    夜里没睡好,所以早上睡得挺沈,然後就听到沈阿姨在门外嚷嚷:“哎哟,小兄弟你怎麽睡在这儿啊?大晚上的得多冷啊……”傅岳池醒了。
 
    傅梓深一刻都不想离开傅岳池,又不愿她不高兴,所以在医院走廊上的长椅上将就了一晚,为的就是第一时间来到她身边。
 
    接过沈阿姨递过来的毛巾,傅梓深擦干净脸,故作乖巧地看着傅岳池,自他进门,她就没看过他一眼,看上去很生气。
 
    沈阿姨小心翼翼地问道:“你们要吃什麽?我去买。”
 
    傅岳池对她抱歉一笑:“不好意思,阿姨,看来我不需要看护了,他能照顾我。”
 
    沈阿姨是个爽快人,听了这话摆手道:“什麽不好意思,没事,有个知G知底的照顾你更好,我们把帐结了就行。”
 
    傅岳池听毕立刻从钱包里掏了钱给她,沈阿姨临走的时候不忘道:“你有我电话,有什麽事叫我就行。”
 
    “谢谢您。”傅岳池诚心道。
 
    沈阿姨走後,傅岳池才把目光转移到傅梓深身上,他正可怜兮兮地坐在一边等待教训。
 
    傅岳池叹了口气,朝他招手道:“过来。”
 
    傅梓深立刻走到她床边坐下,眼含期待地看着她。
 
    傅岳池自从病了之後,脾气见好,这会儿虽然生气却没发多大火,直言道:“我饿了,你下楼买点早餐,我想吃烧麦,你也给自己买点吃的。”
 
    傅梓深连忙点头,走之前小心翼翼地靠近她,见没被推开,无比虔诚地在她唇边印下一吻,弯着眼角打手势:“等我回来。”
 
    他动作很快,回来的时候包子烧麦都还是热乎乎的,像是刚从蒸屉里拿出来一样。就着豆浆,傅岳池难得的吃了两个烧麦,傅梓深饿得很了,一下子吃了四个R包子然後把傅岳池没吃完的全都吃掉了。
 
    今天又是化疗日,傅岳池需要保持J力撑下来,所以吃完早饭後,在傅梓深的搀扶下在医院的花园里稍微走了走,提提J神,走累了,傅岳池坐到长椅上靠着傅梓深,闭眼享受着温暖的阳光,傅梓深就这麽看着她,似乎怎麽看都不够,就在他以为她睡着的时候,她淡淡开口,似是不经意般道:“如果我能治好,我就认了,无论你是我弟弟还是谁,我都会义无反顾和你在一起了,不过,我们得换个地方住了,到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就我们俩,像一对情侣一样,一开始可能会辛苦点,不过我可以出去工作养你,你继续做你喜欢的,每天做好饭等我回家,然後周末我们一起去写生……”
 
    她絮絮叨叨地说了好多,像是一场做不完的梦,握着傅梓深的手紧了又紧。
 
    傅梓深低头看她,满眼深情,寻到她苍白没有一丝血色的双唇,轻轻咬了下去,於是呼吸相缠,唇舌相交,两人忘我地接吻,似是想要将对方嵌入自己的身体。
 
    旁若无人的两个人没有注意到身後因见到这一幕目瞪口呆的人,手中的袋子乓地一声掉到地上,打断了他二人的激情时刻。
 
    傅岳池回头看去,孙沫正难以置信地对着他们的方向,那眼中饱含着讶异、嫉妒、恶心、震撼等复杂交错的情感,见他二人回头,突然回过神一般,拔腿就跑。
 
    傅岳池脸色惨白,颤抖着双手推傅梓深:“快,快把她追回来!”
 
    傅梓深犹豫片刻,咬牙追了上去。
 
    孙沫跑得很快,却漫无目的地横冲直撞,不一会儿就跑出了医院大门,往马路另一边跑去,傅梓深一个箭步冲过去,终於在另一头堵住了她。
 
    “走开!”孙沫低声喝道。
 
    傅梓深抿唇不让,目光Y狠地盯着她。
 
    “我让你走开,你没听到吗?”孙沫双眼通红,歇斯底里地吼道,“傅梓深,你让我恶心,你和你姐都让我恶心!”
 
    傅岳池已经气喘吁吁地跑到医院门口了,四处张望着寻找他们的身影,在马路对面看到牵扯着两人,立马朝他们跑过去,此时红灯已亮,疾驰的汽车汹涌而至,然後一个尖利的叫声响起:“小心,有车!”
 
    傅岳池没反应过来就被一个熟悉的怀抱圈住,紧接着一个强烈的撞击,两个相拥的人腾空而起继而坠地,疯狂的汽车像是失去了控制,几乎没有停留地从单薄的身体上碾了过去,带出一路血痕。
 
    尖叫声、哭闹声此起彼伏,事故中央被人们围成一个圈,隔断了圈外的视线,人们指指点点地看着血R模糊的受害者,或悲伤或冷漠,等到血红的身体渐渐冷透,几步之遥外的医护人员慢腾腾地赶来,对着两个残破的身体一阵摆弄,然後面无表情地宣布:“已死亡。”
 
    然而就在几分锺前,有心的人或许会听到意识仍清明的傅岳池无力抓着傅梓深已经僵硬的手艰难地说过:“我不想死。”
 
    End

爱情的限度最新章节http://www.lashubao.net/3606/,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总裁的暖床秘书禁忌诱惑下课后爱的辅导课制服下的诱惑狂欲总裁男朋友,请等等爱上你的情趣内衣逗弄水芙蓉雪豹柔情是谁诱惑了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