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武侠仙侠小说 > 璃星梦卷一:异世篇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三章

璃星梦卷一:异世篇 | 作者:璃星梦卷一:异世篇 | 更新时间:2019-09-23 19:16:58
推荐阅读:九龙戏珠春宫美人图绝爱床诱天下第一小婢寅月穿越女尊之妻主从天降夺美记符皇少爷的点心清秋祭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三章∶影逝(一)
 
    似乎在邪煌剑碎裂的一瞬,时魔的攻击就慢了下来。
 
    毫无章法的挥舞长剑,威力虽悍,但配合着使用者内力减少,过於频密的攻击显然不如刚才进退自如。
 
    「没可能的,没可能的¨¨¨」
 
    时魔眼底内出现了难以置信的神色,而此时众人才留意到,本来萦绕於时虚剑上的剑光消失不见,剑身布满铁锈,绝无可能联想到它之前是一口如何削铁如泥的神兵利器。
 
    全神贯注留意出剑与剑气笼罩位置的破绽,晋满山神情已然恢复了冷静,他缓缓站起,环绕於周身的凌厉刀意,仿佛整个人也要化作一把刀似的,接近一步都会为刀气所伤。
 
    空隙¨¨¨
 
    几乎在时虚剑往後颈削去一瞬,晋满山一个转身,直接抬手握住时虚剑的剑尖一翻,明明手无寸铁,夹紧剑尖的两根手指却牢固有如铁筒把长剑钳制得没法动弹,往内弯曲同时,空着的手已凝气为刃。
 
    抬手一扬,夹带着凌厉杀意的气刃挥出,往头颈间的连接处狠狠砍下,头颅登时与身体分家,看见倒地的时魔,晋满山紧蹙的眉头终於松开,他缓缓收招,视线转至血泊那边,神情平淡,不过这淡然似乎也掩盖不了他眼中越发浓重的愧色。
 
    「此人本名晋云星,乃晋某人门下弟子。」
 
    …
 
    三十年前,夜国影城。
 
    不若首都凤城的繁华,此处只有一种旧都独有的古老优雅,有的也不是大城市多有的亭台楼阁,而是顶多约四层高的平房。
 
    那是夜国开国时所设立的都城,但因各种地理和政治因素迁都的原因,世人皆逐渐遗忘这才是夜国故都,大陆之人提起夜国,第一时间说起的就只有凤城。
 
    一是因为皇室的刻意隐瞒,至於第二个原因¨¨¨是因为城中人经历一夜屠杀後早已荡然无存。
 
    根据旁观者所言,当时屠城的只有单人匹马,凶手身形高大,外罩斗蓬,脸上戴了铁面具,手上握着一把沾满鲜血的长剑,尽管半边面具都染了血迹,也不曾停止杀戮。
 
    常言天子一怒血流成河,但当天影城中不断涌出的鲜血,人们死不瞑目的双眼,也足够堆成一座比一座高的尸山,流出一条绵延不绝的江河。
 
    而凶手只是悠然走出城门,步伐不疾不徐,於後方拖出一道极长的倒影,伴随身後城外渐渐降落的血红夕阳,远远看来仿如妖魔一般。
 
    当大陆人人纷纷议论影城一夜被屠的惨烈景况时,夜国官府也开始了对凶手身份的调查,然而找到凶手以後,他们却再不敢轻举妄动,只想把此案快速了事。
 
    原因无他,因为那个凶手,就是後来的邪门八王之首时魔,而随着这名字出现,影城一夜覆灭的真相从此烟没,也再没有人提起影城之名,仿佛屠城一事从没存在。
 
    …
 
    作为目睹时魔屠城的目击者之一,晋云星从夜国回到晋城的路程上一直都对此事愤愤不平,邪门中人心狠手辣这人尽皆知,然而碍於时魔的强大实力,任凭官府发出再多通缉令也是无补於事,夜国上下人人自危,乃至他回了晋城,也依然对当时惨况念念不忘。
 
    「啊¨¨¨」
 
    回忆中惨叫声不绝入耳,连梦里都想着怕不是走火入魔了,他深吸口气,抬手叩门。
 
    「师父。」
 
    听见回应声,晋云星进入後立即躬身一礼,道∶「弟子前来,是想向你请求一个允许。」
 
    晋满山动作似乎停顿了下,却没多言,只淡淡道了句∶「说。」
 
    「我想要协助夜国三门和第三国度联军对抗邪门。」
 
    他声音并无什麽起伏,语气也是平铺直叙,握成拳头的手却已泛起青筋,脸部肌肉紧绷着,显然是忍耐怒气,但面对这种近乎爆发出来的情绪,晋满山只拿起桌边茶盏喝了口茶,盖上茶盏後方道:「你似乎忘了一点,我晋家中人,从不会牵涉於这些俗世纷争。」
 
    他声音平淡如水,似乎没有把刚才听见的事情放在心上。
 
    晋云星听见这答案後也是目无表情,晋家家训「洁身自爱,不涉凡间纷争」,一旦参与不仅是违背家训所言更有可能是引火自焚之举,但想起时魔那不断收割无辜性命的残忍表现,他就觉得心头热血似乎也要冲到脑中,怎样灌凉水也无法熄灭。
 
    「就此决定,弟子心意已决,望师父成全。」
 
    晋云星语气坚定,说罢便朝晋满山一揖到底,眼中是坚决不疑的神色,绝无可能从中看出一丝玩笑之意,晋满山顿时脸色一沉,一声低喝:「够了。」
 
    「你想去也行,离开,从此与晋家再无关系。」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三章∶影逝二
 
    那天晚上,晋云星并无多想便收拾行囊离开,不知是防卫的刻意疏忽或是消息封锁严密,他的出城过程极其顺利,只搁下令牌,便顺利要了翌晨前往第三国度的船票,坐在码头长椅上吹着海风,他攥着手中船票,却全没踏实之感。
 
    离经叛道,不遵师门训示,那是任何一个武林门派和世家也不能容忍的。
 
    那天晚上,晋云星并无多想便收拾行囊离开,不知是防卫的刻意疏忽或是消息封锁严密,他的出城过程极其顺利,只搁下令牌,便顺利要了翌晨前往第三国度的船票,坐在码头长椅上吹着海风,他攥着手中纸张,却全没踏实之感。
 
    离经叛道,不遵师门训示,那是任何一个武林门派和世家也不能容忍的,但是相比谨遵师门祖训,倒不如另辟一条新道路,和自己意念相通的路。
 
    前往第三国度的水路平静非常,直至船泊了岸,晋云星才理清思绪,看一眼墙上写着招人的招纸,便直接转往第三国度卫兵团的据点,参与考核。
 
    考核内容,无非在於武学知识和武器运用,但毕竟是要对抗邪门的军事团队,所以也增设了实战部分的考核,通过後才能正式加入卫兵团,参与新兵训练,同时加强个人特长培训。
 
    「徐星。」
 
    听见自己的化名被唤出,晋云星一握拳头,便接过递来的军服军刀,神情坚定。
 
    既然第一步完成,那一切则继续按计划进行吧。
 
    …
 
    卫兵团的晋升,按照兵卒每次战事斩获的人头计算,越是杀人如麻晋升速度越是快速,不少卫兵团中的成名人物也是一步一步踏进白骨前进的,所以团中皆是骁勇善战之辈,加上军队纪律严明,虽人数不过千人左右,但仍能称上精锐之师。
 
    经过半年时间训练,晋云星已不亚於十次孤身一人潜入邪门营中探查对方虚实,甚至籍机袭杀了好几个邪门高手,於卫兵团中的地位水涨船高,而他的名字,也渐渐传到圣门实务管理者,字文家家主「魔脑」宇文无双的耳里。
 
    「徐星嘛¨¨¨」
 
    听见手下暗卫语气平静地汇报着伤亡人数,宇文无双微微一笑,「传话下去,下次我要亲自监军。」
 
    他就要看看,连续袭杀几个圣门高手的到底是何方神圣!
 
    …
 
    眼前那人只一身青色长衫,手里摺扇轻摇,正温文尔雅的笑着,看来就像个不会武的书生。
 
    要不是早已得知对方身份,晋云星也觉得自己会对那人心生善意。
 
    「你就是徐星?」
 
    宇文无双浅浅一笑,诗仙扇瞬即上手。
 
    二话不说,晋云星手中军刀刀风一裂,一阵连环刀击,刀锋已逼近宇文无双,罡风扬出,激得衣袍翻飞。
 
    雍容的往後一退,宇文无双一展扇面,白色扇面上「诗仙」两字因阳光照射而变得刺眼至致,手腕一转,摺扇已被收起,只有一根扇骨握在手里,便要往晋云星咽喉刺下。
 
    绝品神器上取下的天蚕丝扇骨,加上「魔脑」的超卓实力,要一招将对面那人置之死地绝非难事。
 
    谁知,这一击却落了个空。
 
    刀气仿若轻烟,明明没什麽威力,却成了一道无形屏障,而扇骨和咽喉间只有一步之遥。
 
    趁着扇骨被凝结的一瞬,晋云星终於拔刀,接连三刀分刺下盘丶腰间,和咽喉。
 
    一直都是这种反朴归真却又狠辣直接的刀法。
 
    扇面一展,刀气消失无形,残存的刀意却似刮过刚刚刺下的三处,隐隐作痛。
 
    意识到那点,宇文无双眼神渐冷,取出一根扇骨充作暗器飞出,而他本人也不知何时掠至晋云星身後,扇柄击在他握刀的腕上。
 
    虎口被击得发麻,加上被猛地灌进和自身功法截然相反的邪功内力,晋云星差点就要握不住刀,而一招得手的宇文无双也是得理不饶人,扇面一展,扇风自四面八方而来将晋云星牢牢困住,扇骨已抵在他喉间,割出一道血痕。
 
    军刀松脱倒地,晋云星有如木头人般定在当场,眼中流露出一丝不甘,宇文无双再一扬手,晋云星便晕倒在地不省人事。
 
    杀了倒是浪费。
 
    一掌拍至脉门上,顿时击起一阵相克的浩然内力,宇文无双眉头一皱,虽造不成伤害,但那正宗名门的内功,仍把掌心震得一阵发麻。
 
    天晋世家独有的太清气功。
 
    宇文无双心中雪亮,诗仙扇扇面迅速一展,扇子纹丝不动,展开之际却夹带了一阵诡异的风声。
 
    晋家人不是自命不凡吗?他倒要看看,如若晋家主见到眼前为自己灵心扇风所控的人会作何感想。
 
    「把那人带下去吧。」
 
    一拂衣袖,宇文无双身影瞬时消失於军队之中,而昏迷的晋云星同时也消失不见。
 
    …
 
    「教主。」
 
    晋云星醒来时就意识到空间的不同,而叫自己的称呼和声音俱是陌生的。
 
    第一时间他只觉得疑惑,但是记忆里却提醒着自己,那是熟悉的地方...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三章∶影逝三
 
    十年前,吴家村。
 
    徐星一直对那椿任务印象深刻,倒不是说执行艰难,而是那个暗杀对象,实在不值得动作如此大的人力物力。
 
    「那是夜帝的委托。」
 
    宇文无双以手撑头,一双狐狸眼当中尽是慵懒的神色∶「姓邱的那家收留了夜国重犯,主要下手的是『闇之翼』。要是有人反抗的,你知道如何行事。」
 
    他的声音极为平和,语气却极清极冷。
 
    以杀一人来作和夜国皇室交易的筹码,实在划算得很,就只是不知从中会不会出现差错,怎都得要派个人去监视一二。
 
    「属下明白。」
 
    …
 
    眼前是一群蒙面的黑衣人,一个一个手持武器,目光阴冷,像是一支训练有素的杀手军团。
 
    「吾等乃『闇之翼』,奉夜帝陛下之命,领四殿下回宫。」
 
    为首的黑衣人语气温文,语意却是不容人拒绝的狠厉。
 
    他身後还跟着一个戴面具的青袍人,周身杀气萦绕,手中拿着一把黑色长剑,不分由说就指向面前的平民夫妇。
 
    「严字何在。」
 
    他的话简洁有力,低沉得令人心颤。
 
    但他的眼神,却只瞥向夫妇身後的青衣男孩,目光冰冷阴狠,还有一丝杀机。
 
    「你们说什麽我没听懂!我只知道他是我儿子!」
 
    护在妻儿前头的男子猛地拔出长剑,一剑迎头盖面的往青袍人杀去,青袍人雍容的往後一退,举剑一格後一斜剑锋,黑色长剑已然贯穿男子的身体。
 
    後者猛地吐出一口鲜血,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眼见丈夫惨死,女子也红了双眼,正欲扑上,已被暗卫扣住了双手,而身旁男孩亦被两个黑衣人一左一右的架着,嘴里被塞了白布,但倔强的眼神中尽是对母亲的担忧。
 
    女子看向男孩,温柔地笑了。
 
    「好孩子。」
 
    男孩正想开口,却见母亲已经把黑衣人挣开,拿起长剑时,青袍人已先行一步,直接把长剑从後心刺下结束了她的生命。
 
    男孩脑子瞬间空白一片,满眼只剩母亲身上不断涌出的鲜血,由於嘴巴被白布蒙着,他连开口呼唤也做不了,握得死紧的拳头也被掰开,被拉扯着往前走。
 
    实在按捺不住,男孩双眼一眯,抬脚就是一记蹬腿往黑衣人下盘踹去,同时趁着另一个黑衣人失神同时,再补一记扫腿,两人虽然反应快没被踹倒,但都倒退几步,才避免了被踹倒在地的可乘之机。
 
    好厉害的腿法!
 
    趁着片刻空档,男孩取走本来塞在嘴里的白布,拾起了长剑,大概因为铁剑对他而言实在太长太重,他以双手牢牢握着剑柄迈步前进,剑尖与地面摩擦的「沥沥」声不绝传出,明明是个能把他一举生擒的大好时机,却没人把握。
 
    「告诉我你是谁。」
 
    男孩终於松开一只手,铁剑应声倒地,眼神只冷冷的盯着面具人,「他日,好让我找你报仇雪恨,以祭父母於天之灵。」
 
    这般复仇之语,出自一个不过十岁的男孩口中,实在是说不出的违和,加之他语气冷淡,没留意话语内容的人,大概也会以为那不过是一家小儿的戏言。
 
    「碧云道,徐星。」
 
    青袍人应得爽快,似乎没有把男孩的话放在眼里,「动手吧。」
 
    一个同样身穿青袍的面具人应声上前,正欲出手,却突然感受一阵剑风横扫,阻挡他的出招,而男孩则是趁着那空档奋力将他推开,夺门而出。
 
    屋中瞬时只剩浓烈的血腥味,挥之不散。
 
    …
 
    房间外面,徐星把房里情况看得一清二楚,手中邪煌剑出鞘半分,似乎警惕着,但脸上却目无表情。
 
    「他可是大人说明要杀的人,你就任他这样跑了?」
 
    突然一人拍上徐星的肩,徐星转头一看,来人正是「死灵师」宇文航,他收回长剑,淡淡道∶「那是闇之翼的委托,再说严月那种货色,根本不值得劳师动众。」
 
    昏庸无能的太子,流落在外的皇子,加上圣门从中挑拨,到时候他们争得鱼死网破,圣门自然坐收渔人之利。
 
    但当中还有一点私心。
 
    宇文无双当年施展的灵心扇风,对现在的他已经失效了。
 
    他记起了自己的真实身份,也记起了当初接受宇文无双搦战的目的。
 
    实话说,他看着那本该叫严宇的男孩,有种看见当年自己的熟悉感,倔强清亮的眼神,却因骤生变故而多了一种说不出的落跖。
 
    天地之大,不知何处能归。
 
    「进去善後吧。」
 
    宇文航平静开口,便越过徐星离开现场,徐星从袖中掏出火柴盒,「嚓」的一声燃起火种後,准确无误地丢到预先洒了热油的屋顶之上。
 
    屋内瞬时成了一片火海。
 
    徐星只以平静的眼神看着那一片火海,直至木屋被烧得再不见本来模样,才默然离去。
璃星梦卷一:异世篇最新章节http://www.lashubao.net/3616/,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九龙戏珠春宫美人图绝爱床诱天下第一小婢寅月穿越女尊之妻主从天降夺美记符皇少爷的点心清秋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