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武侠仙侠小说 > 水云寒最新章节

☆、第四十二章

水云寒 | 作者:古木连山 | 更新时间:2019-10-06 12:08:19
推荐阅读:九龙戏珠春宫美人图绝爱床诱少爷的点心小婢寅月天下第一穿越女尊之妻主从天降夺美记清秋祭符皇
☆、第四十二章(H)
 
    徐景维就一直生生忍著,进城之後,二人租了一辆马车。第二天大早,卜冬柯欢乐地将心上人抱起来丢进马车後自己跟著也翻了进去。他那匹名贵的坐骑成了拉车的工具,有点不高兴。卜冬柯拍拍马儿的脖颈,“我的幸福就全靠你了。”那匹马不屑地喷喷鼻子,平稳的自己在官道上小跑起来。
 
    眼见进了马车的男人心情很好,徐景维斜靠在马车里高傲地仰著头示意他给自己脱衣服。卜冬柯看看他得胜公**一样的表情,单膝跪地,握住他骨感的脚踝脱下他的黑靴,扯了他的白袜,将一个个脚趾挨个放进嘴里舔弄,手里的人敏感地一颤,他又将舌尖移向脚底心,在脆弱的中心狠狠亲吻。
 
    徐景维向後一仰脖子,X脯剧烈起伏,双手放在身边抓住铺垫的棉被,一边笑一边想把脚丫抽回来,“哈哈哈……不要这样……哈……冬柯……”
 
    “喂,前面的!”
 
    卜冬柯刚伸手把笑得乱颤的徐景维拉进自己怀里,还没脱光他的衣服,听见车外马儿嘶鸣一声,有个chu野的男人声音香气。他皱皱眉头,抱著徐景维一掀门帘。外面杂役打扮的人见他开口,chu声chu气地道,“侠客,我家公子急著赶回家,公子的马车在正中间挡住了官道。不知公子可否前进的快一些?”
 
    卜冬柯回头看看後面,好几辆马车在狭窄的道路上停住。杂役身後还站著个貌似贵公子的人。怀里的人儿发出一声甜腻的鼻音,头颅舒服地往他X膛中靠靠,裸露的手臂抓住他的後背。那杂役一看红了脸,忙道,“原来……侠客、不打扰侠客好事。”末了又道,“我、我不是故意看见夫人的……”
 
    卜冬柯低头一看,裸著半张背的徐景维将脸埋在他怀里,散著一头乱发,还发出这种暧昧不明的声音,倒是够雌雄难辨。
 
    将怀里的少爷放在车内,卜冬柯策马步入旁边的树林让出官道。马车停在树林里,卜冬柯剥了早就迫不及待的徐景维的衣服,打手揉捏著他X前两颗烂熟的葡萄,“听到没有,夫人,以後你就是我娘子了。”
 
    徐景维挺X将自己往他手里送,另一只手把裤子褪到大腿处,掏出自己和卜冬柯滴著水的阳物,一并抚慰起来。两个同样晶亮的鬼头靠在一起,顶端一口一口的倾吐YY。徐景维好心地将它们互相对著碰了碰,听见卜冬柯舒服地哼了一声,道,“像不像你我两个接吻?”
 
    徐景维情欲之中,衣服脱得J光,腰间挂著白色中衣让一片春光半遮半露,挂在卜冬柯身上任他在自己大腿G处留下许多吻痕。渐入佳境的时候,车窗处扑啦啦站上一只白鸽,徐景维扭头一看,不觉吃惊,“这不是我那只鸽子吗?”
 
    卜冬柯埋头在他腿间,此时拍拍手起身拿出信件。徐景维奇怪地想凑上去看,被卜冬柯大掌推到一旁。卜冬柯看完後满意地点点头,再度埋首回徐景维身上。
 
    “啊……嗯哼……嗯……啊啊……”徐景维被双腿大开地放置著,卜冬柯帮两人手动发泄著,不一会,两G亲昵的靠在一起的阳物纷纷吐了出来。车内狭小的空间让两个大男人难以活动自如。那只鸽子在一旁跑来跑去,歪头观看者徐景维发情的浪样。
 
    “这……这怎麽回事……”徐景维问道。
 
    卜冬柯伸手探进徐景维後庭,“娘子,娶亲的事不跟我好好讲讲吗?”
 
    徐景维感觉他按到了自己要命的一点,肩R一颤,道,“不是……不是跟你说了……我和她没有夫妻之实……”
 
    “那你这些年多可怜,这麽Y荡的身体,都没有人帮你慰藉?”卜冬柯M来M去,观察徐景维的表情,应该是找对了地方,便在那里狠狠按压著,“我跟你回去,名不正言不顺的。”
 
    徐景维撑起身体搂住卜冬柯宽阔的X膛,贴在他耳边道,“……相公。”
 
    卜冬柯眼色一深,戳在徐景维後庭的手力度加大起来,“乖。以前的事……李霖都告诉我了。相公错了,相公以後就陪在你身边,哪也不去了。”
 
    手指在徐景维後头用力几下,眼看那G秀气的长家夥抖动几下,软软的流出一滩Y体。徐景维爽到极致,身体来回磨蹭,猫一样粘人,“啊……”
 
    那股欲仙欲死的劲下去之後,怀里的人往肩窝处一趴,卜冬柯低头看看,徐景维满布伤痕的脊背一下下耸动著,渐渐听到啜泣的声音传了出来。
 
    伸手拍拍委屈的心上人,卜冬柯把他牢牢抱在怀里,回想起自己竟已多年没见过他伤心哭泣的样子,“景维,我爱你。”
 
    徐景维趴在他怀里,突然仰起头小声说了些什麽,卜冬柯顿时有种守得云开见月明的感觉。
 
    两人回到徐府,在徐夫人的大力赞扬下当众结为了契兄弟。卜冬柯一直避讳著徐老夫人的眼神,当晚被她叫去,老夫人无奈地叹息一声,“没想到竟然是景维扛起了镖局,我家那个祸害,到这个地步,你还愿意和他在一起。等日後我做媒为你寻M一个好姑娘,绝对不会亏待你。”
 
    卜冬柯摇摇头,“虽说结为契兄弟後还能娶亲,但我要他一个足矣,已经不想再有其他人了。”
 
    但是卜冬柯还没能马上就苦尽甘来,毕竟徐景维身边还有一个光明正大娶进来的妻子。
 
    一天,卜冬柯满脸不乐意地走进徐景维的房间,将疲惫不堪的人抱到床上去,在他腰间轻轻按摩著,“每每看到那个女人走在你身边我就嫉妒。”
 
    徐景维困倦地闭上眼,不忘抱住身边结实的充满安全感的男人,“李霖怀孕了,等她安全把孩子生下来,我就跟你走。在那之前,我得安排好镖局的事。”
 
    “孩子……”
 
    “自然不可能是我的。”徐景维将身体蜷缩起来,埋进男人的怀抱里。
 
    作家的话:
 
    下一章完结,可算是完结了……写H也不容易啊= =
 
    ☆、终章
 
    自从李霖怀孕的事被卜冬柯知道後,好像最後一块石头落地似的,卜冬柯彻底放下心来,虽然依旧每天早起晚归,却能明显看出他心情好了很多,每天晚上翻进徐景维房间的身形都是欢快的。
 
    一天晚上,两人静静的躺在床上瞧著房梁。徐景维心里盘算著家里的琐碎事务,忽然间听到身边传来轻声哼唱,眼角抽搐的转过头去看著交叠双手放於脑後的男人。
 
    男人察觉到他注视自己,勾起嘴角轻快的在他脑门上亲了一口。
 
    “……”徐景维懊恼的皱眉,看著轻松不似往日的男子将怪罪的话咽回肚子里,脑袋往他怀里拱了拱,“你爹要是知道你和男人在一起,不知道会不会後悔当初拼死保护你。”
 
    卜冬柯道,“鬼见愁是X情中人,直到现在江湖上还流传著他的风流韵事。若是情义到了,想必不会在意这些的……我和他相处时间不多,也说不准。但他永远都不会知道……他已经死了,你差点死,我也差点死,差点死的时候心里只想著你。其实在龙门客栈里看见你的时候我就决定跟你走了,就算你不要我,我也会偷偷跟著你的。”
 
    “那你还……”
 
    “虽然早就知道结局了,可过程怎麽样也不是你一个人说了算的,你欺负了我二十年,我怎麽能让你那麽容易就得逞?”卜冬柯搂著他的肩膀轻轻揉著,“”
 
    被哄睡著的徐景维第二天起来,一天没见到自己男人的身影。晚饭时不仅卜冬柯没回来,连李霖的老相好顾笙也不见踪影。他和李霖急的团团乱转,不断派人出去打探,传回来的消息让他震惊不已。自从李霖偷偷将他的遭遇告诉卜冬柯,卜冬柯一直没露出想要以牙还牙的意思,他也从没往报仇的那方面想,只希望以後能和卜冬柯平安度日,不要再和江湖情仇纠缠不清。度过了无眠的一夜,直到第二天中午,才等来身上衣服血迹斑斑的两人。
 
    徐景维坐在大堂上冷冷的道,“去哪儿了?”
 
    卜冬柯擦了擦嘴边的血迹,朝他笑道,“哎?没弄干净,我忘了脸上还有血。”
 
    徐老爷下了木椅两步冲到他面前一个耳光甩的清脆,“你干嘛去了!”
 
    卜冬柯嘴上还在笑,眼色却暗下来,Y沈的道,“你说呢?”
 
    徐景维手一抖,颤声问道,“你自己去的?……全杀光了?……你不要命了?”
 
    卜冬柯圈住他发抖的身体,抱他进怀才发现等他多时的人浑身早已被汗湿透,“不是独自去的,还叫上了秦武和顾笙。你别告诉李霖,顾笙瞒著她呢。”
 
    “混账!”徐景维尖声喊,挣扎出来作势又要打他,“你自己不要命就罢了,李霖怀孕了,顾笙要是出事你让她怎麽办!”
 
    “嗯?”门口又走来一个年轻男人,竖起耳朵优雅的踱步到他们面前,毫不尴尬的直视被强按在怀里的徐老爷,“谁怀孕了?她怀孕了?哈哈哈,我有孩子了!”
 
    顾笙在一旁高兴的打转,卜冬柯旁若无人的要亲徐景维,徐老爷躲开他讽刺道,“你的孩子?明明是我的孩子。”
 
    顾笙停下来斜楞著他,“李霖迟早会跟我走的,孩子早晚姓顾。”
 
    徐景维冷哼一声,“你要是死了,他就永远姓徐了。唔──你滚!”
 
    卜冬柯一口咬破他的下唇,将人打横抱起走向两人旧时的居所。不害臊的顾笙跟在他後头道,“是我强迫冬柯让他允许我跟去的,徐老爷莫因这事愧疚而责骂他了,他吃了不少苦,你在床上好好犒劳犒劳他吧。”
 
    “用你管!滚出我家!”
 
    徐景维最後还是被给私自他报了仇的男人扒光衣服啃了个遍。第二天他哼哼唧唧的被卜冬柯从床上拽起来,拉到湖边。卜冬柯不容反驳的道,“天时地利人和,择日不如撞日,良辰吉时已到,你就在此从了我吧。”
 
    徐景维懒得看他,提溜著钓鱼的工具坐在一边,闲散地道,“不是早就从你了吗。”
 
    卜冬柯同样坐在他身边,将斗笠带上身,“不一样的,虽然隐居山林,我也希望你是我正大光明的媳妇。”
 
    徐景维提醒道,“既然结为契兄弟,难道我不是该叫你哥哥?”
 
    “好弟弟,你难道不是我媳妇吗?”
 
    “……”
 
    卜冬柯微微偏头看著他若有似无的提示,“彼时叫的真好听。”
 
    “什麽?”
 
    “‘相公’。”
 
    徐景维仰头哈哈大笑道,“乖媳妇!”
 
    “……”
 
    笛声依约芦花里,白鸟成行忽惊起。别来闲整钓鱼竿,思入水云寒
 
水云寒最新章节http://www.lashubao.net/3647/,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九龙戏珠春宫美人图绝爱床诱少爷的点心小婢寅月天下第一穿越女尊之妻主从天降夺美记清秋祭符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