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都市商战小说 > 雪豹柔情最新章节

第十章

雪豹柔情 | 作者:茱倩 | 更新时间:2019-10-09 20:24:09
推荐阅读:情惑那西色斯下课后爱的辅导课总裁的暖床秘书狂欲总裁宝贝就想欺负你不顾一切占有你制服下的诱惑超级名模逆伦之恋为你盛开
第十章
 
    父亲的话令贺雪若的脸色瞬间苍白,虽然讲到林立森时她心里已经不再有痛,但是难堪还是有的。
 
    商祖扬给她一个安抚的眼神,柔声道:「雪儿,交给我来,嗯?」
 
    对于父亲,贺雪若只感觉到从心里泛起好大的无力感以及疲惫,和父亲相处谈论的除了公事,就只有他命令她要怎样做,父女俩从没谈过什么贴心话,只要她有自己的想法,父亲都是泼冷水的。
 
    从此,对父亲,她只有冷淡的打招呼,不再有心和他维持亲子该有的亲密关系。
 
    「如果我说要整个贺氏集团,那你也给我吗?」温和的表相卸下,蕴藏的J光乍然迸现。
 
    「你……好大的口气!」贺明贤气急败坏的指着他道:「雪若,妳看看,这就是妳爱的人!还没和妳结婚,就将企图都说出来了,竟然想要整个贺氏集团!雪若,我要妳马上离开他!」
 
    「扬!」不知商祖扬打的是什么主意,贺雪若整个人都慌了。
 
    「相信我。」
 
    他只回予简短的三个字,不多做解释,却令她心安的静默下来。
 
    「雪若?」贺明贤催促着女儿表态。
 
    贺雪若却摇头表示自己不会这么做。「爸,我不会离开他的。」
 
    「妳……好样的!我绝不会将辛苦打下的江山自白让给这个狂妄无礼的人的!」贺明贤态度强硬,脸色发红。
 
    「爸,扬绝对没有这个意思。」贺雪若不知道商祖扬为什么要这么气她父亲,她知道他对从商一点兴趣都没有。
 
    「没这意思会要我的整个贺氏?让我告诉你这小子,惹毛了我,我一毛钱也不会给你,你现在就给我滚出去!」贺明贤颤着手指向门,要商祖扬出去。
 
    「要我走可以,雪儿。」商祖扬看向贺雪若。要走,可以,他要带着她一起走。
 
    贺雪若明白他的意思,她走向他,将手放在他伸来的手掌上。
 
    商祖扬满意的一扬唇,带着得意的笑对贺明贤道:「贺先生,这就是她对我的爱,懂了吗?」
 
    他的笑容碍极了眼,他的话语更是刺耳,贺明贤气极的抓紧贺雪若的另一只手,怒道:「不准妳和他走!否则……」
 
    「否则怎样啊?」商祖扬现在就像一头豹般戏弄着看上的猎物,全身充满着力量想要保护属于自己的东西。
 
    「否则我就不承认有这个女儿!而你,你也别想从她身上得到半点好处,我就不相信雪若没有贺氏这个有力的靠山后妳还会要她!」威胁完后,贺明贤顿了一下,才又施以利诱,「呵呵!如果你聪明的话,我给你一千万,拿了支票就马上离开,至少你还有一千万。」
 
    「贺先生,原来妳的女儿只值一千万哪?」商祖扬懒懒的挑挑眉,嘲讽的对贺明贤说道。
 
    「怎么?嫌一千万太少?」贺明贤嘴角有一抹狡狯的讽笑。就不信这年轻人有多清高,多爱他的女儿?哼!还不是可以用钱来评价。
 
    商祖扬将贺雪若还在贺明贤手里的另一只手抽回来,那画面实在是碍眼得令他看不下去。
 
    「我告诉你,你尽可去宣布和雪若断绝父女关系,我不在乎,而且我还是一样爱雪若,不像妳,为了雪若,你可以放弃贺氏吗?」商祖扬眼光透着对贺明贤的嘲讽,笑他不可能为了女儿而这么做。
 
    果然,他的话惹来贺明贤的怒气,他斩钉截铁的断然道:「要我放弃贺氏不可能!」
 
    「为了雪若也不可能?」商祖扬的眼里含着讽笑,见贺明贤发白的脸色,再进一步对他道:「如果今天雪若有了X命危险,要她活命唯一的条件就是要你整个贺氏集团来交换,那你会选择哪一个?」
 
    「扬?」贺雪若看他一眼,不明白他这么说的用意。
 
    他给她静默的一眼,继续对贺明贤挑衅,「怎么?不敢回答?」
 
    「我有什么不敢回答的?」贺明贤中了激将法,冲口而出自己的真心话,「贺氏是我的心血,我不可能为了谁而放弃它!」
 
    「就算为了我,也不可能?」贺雪若就算早明白父亲的无情,但由他嘴里证实,她还是忍不住伤心,双眼委屈的直瞅着她的父亲。
 
    贺明贤看出女儿眼里伤心的指控,他露出不自在的表情。从小这个女儿的表现都很好,虽然他也很重视她,但贺氏对他而言更重要。
 
    「我却可以为了雪若放弃所有,就算牺牲X命也行。你说,到底谁有资格拥有雪若?谁才是真正爱雪若的?」商祖扬的话情深意重,却也透露出对贺雪若的爱有多深。
 
    他明知道贺明贤眼里只有贺氏,但他得要让雪若明白她父亲终究是个自私的人,虽然这样很残忍,但为了雪若能坚定的和他走,他不得不这么做,因为他可不像外表看起来温和好欺负。
 
    因为这席话而对他的爱恋更加深,贺雪若泛红的眼凝视着商祖扬。他的爱弭平了父亲对她的伤害,就算有了父亲不接纳他们的爱的遗憾,她也无悔了。
 
    「我们走吧!」她拉着商祖扬的手,决定离开这个再也不需留恋的地方。
 
    「雪若,难道妳不要我这个爸爸了?」看女儿真的要离开,贺明贤不禁紧张。
 
    他贺明贤能在商场上生存,证明他不是个简单的人,所以他改以柔软的诉求,就不相信女儿真的只要这个男人,而不顾亲生父亲他。
 
    贺雪若转过身,看着苍老的父亲面露哀伤,心里顿时升起不忍之情。
 
    「扬……」她期盼的目光盯着商祖扬。就算父亲刚才的回答伤了她的心,但他终究是她的父亲。
 
    商祖扬耸耸肩,倒想看看这个老家伙又要演什么戏。
 
    「爸,不是我不要你,而是你为什么不能接受扬?我们是真心相爱的。从小到大,每一件事我都听妳的,甚至大学时,我也没有忤逆妳的意思而和林立森分手,但这次真的不一样,我不能没有扬!」
 
    不听则矣,一听贺明贤实在火大。他明明要她看在他是她父亲的份上而留下来,她都还长篇大论的为那个男人说话,怎不令他为之气结。
 
    要忍啊!他要自己按捺住怒火。
 
    「难道妳不能为了爸爸离开他?」采取哀兵政策,他一定不能让这个男人如意,但以他多年的经验,他看得出这个男人绝对不像他外表所表现出的那般温文无害。
 
    「爸,」贺雪若实在不明白父亲究竟是装傻?还是真的不懂她要的是什么。
 
    「雪若?」
 
    哀求的目光实在令人心生同情,何况他又是她的父亲……可是……
 
    「爸,如果你不能接受扬,那么……对不起,我只好跟着他走了。」歉然的目光、抱歉的语气、纯然的低姿态,她只求父亲能成全。
 
    「妳──好!有本事妳就不要落魄的回来求我!」不能劝服她,专制霸道的独裁面又显现出来,贺明贤自大的以为世界是绕着他转的,一心认为贺雪若只要离开贺氏,便会穷途末路。
 
    他倒要看看,没有了贺氏,这个男人一定没多久就不要雪若,到时雪若还不是要回来求他。哼!到时他一定要雪若事事听从他的安排。
 
    商祖扬看透了贺明贤所有的心思,只是在心里冷笑着。「雪儿,我们走吧!」
 
    贺雪若再深深的看了父亲一眼,泪水盈满眼眶,任由商祖扬拉着她的手往前走。就算她和父亲不亲,但他毕竟是她唯一的亲人啊!
 
    这时,李秘书在急促的敲门之后就径自冲了进来,她没有感觉到室内诡异的气氛,一心急着报告大事。
 
    依照惯例,她还是向贺雪若报告事情,「总裁,不好了!公司的财务和营运出现了重大的危机!」
 
    她的话令贺雪若愣了一下,在她还没有所反应时,贺明贤先有了反应。
 
    「李秘书,这是怎么回事?把话说清楚!」他命令着她。
 
    「老总裁,事情是这样的,刚才财务部经理说我们这一季的财务报表出现了很大的漏洞,有几十亿的资金流向不明,他无法察明,而业务部经理说,只要是我们推出的案子,都被另一间公司给捷足先登的推出去了!」
 
    她的话令贺明贤的脸色发白,「怎么会发生这种事?」他指责的目光看向了贺雪若。「都是妳!只会谈什么恋爱,和我对抗,公司出了这么大的问题,看妳怎么向我交代!」
 
    他严厉的指责如同利刃一般令贺雪若难受,商祖扬却开了口,为她说话。
 
    「如果阁下没忘记的话,雪若和你已经没关系了,这一切的混乱,应该不关她的事。」商祖扬凉凉的对他讽刺道。
 
    贺明贤知道商祖扬说的是事实,但他已经好久不问事,要他处理,一时之间还真不知该从何下手。要是处理得不好,有可能打草惊蛇,那不就全都毁了?
 
    「扬……」贺雪若知道这件事非比寻常,所以她希望能将这件事处理好再离开,这样也算是报答父亲的恩情,而她也才能安心离开。
 
    未说出来的话在她脸上清楚表现出来,商祖扬怎会不懂她的心思。「只要有人领情,我不反对。」他望着她笑。
 
    「谢谢你!」他真的懂她的心情,她好高兴自己没有所受非人,也不枉她不顾一切的追随着他了。
 
    她走到父亲面前,诚恳的对他道:「爸爸,如果你同意,我愿意把这件事处理好再离开。」她看着父亲冷淡严肃的脸,再次热切的希望能说服他。「爸爸,毕竟这件事是在我总裁任内发生的,我有责任把事情处理好再离开。爸,请让我处理这件事好吗?」她恳求道。
 
    「总裁,这件事没有这么简单,业务经理虽然没有明显证据,但他想恐怕是公司出了内贼,因为那间公司是我们生意上的竞争对手,业务却被他们抢走,其中一定有问题,而财务经理嫌疑最大!」李秘书说。
 
    「那财务经理知道他做的事被发现了吗?」贺雪若问道。
 
    「我想这件事财务经理可能只是代罪羔羊,没有人这么笨的吧?」这次开口的是商祖扬。
 
    他的话很有道理,没有人偷取一大笔钱后,还明目张胆的安稳坐着他财务经理的位置。
 
    贺明贤却轻视的睨着他道:「哼!不懂硬要装懂,商场上的事你懂什么?」
 
    听见他的话,商祖扬的嘴角勾起一抹得逞的笑,眼睛闪过一抹J光。鱼儿上钩了。
 
    「如果我有能力查出是谁在暗中搞鬼,并且将这个问题彻底解决,那么你就必须心甘情愿的接受我,并且祝福我和雪若,如何?」
 
    「你这是在和我谈条件?」贺明贤瞪视着他。
 
    「不,我只是在让你看我的能力,绝不是单单贺氏就可以绑住我的。」他自信的道。
 
    他狂傲的神采令贺明贤折服,但他还是嘴硬的说:「口气这么狂妄?等你真的做到再说吧!」
 
    「那就这么说定了。」商祖扬笑了笑,诡谲的光芒一闪而逝。
 
    贺明贤很忧心于公司的事,「这件事三天内就要办妥!」他知道这样是强人所难,但他G本不喜欢商祖扬,这样的条件无非是要他知难而退。
 
    「爸!」贺雪若不赞同的喊道。哪有人这样的,简直故意刁难人嘛!
 
    「雪儿,没关系。」商祖扬制止她道,然后对贺明贤承诺,「没问题,三天后,你再来公司,我一定给你一个交代。」
 
    贺明贤重哼一声,转身走了出去。反正这小子再不济,也还有雪若,他相信雪若的能力,要是姓商的不行,他G本不用费任何心力就可以将他赶走了。
 
    「总裁?」李秘书用着询问的目光看着贺雪若,看她还有什么吩咐。
 
    「妳出去吧!这件事别向外张扬,免得公司人心惶惶。」贺雪若说道。
 
    李秘书点点头走了出去。看刚才商先生的气势那么有把握,看来她要对他刮自相看了,她很开心总算有一个男人是真心对待总裁了。
 
    「扬,这件事你真的能在三天内查得一清二楚吗?」贺雪若不禁担忧的壁眉问道。
 
    「雪儿,妳别忘了,我曾告诉过妳,我有把握让妳父亲接受我的。」商祖扬闪着自信的笑容对她道。
 
    「你……你是说,你早就知道这件事会发生?」她万分惊讶。
 
    「我曾告诉过妳,我是个计算机和财务高手,这几天我会到过贺氏,利用妳公司的计算机侵入财务和人事机密资料,我早就发现问题了。」
 
    「你是说……我们公司早就有这些问题存在?」这比他能进入他们公司更令她讶异。
 
    「妳记得吗?在妳要接任总裁时,并不是全部的董事都赞成妳担任这个职位。」他提醒她道。
 
    她偏头想了一下,恍然大悟,「你是说,这一切是某些董事搞的鬼?」
 
    他凝重的点点头,「我已经掌握了一些资料,先前我就是看到那些奇怪的帐目报表,才从其中着手的,我又联络了一些人帮我查这些董事的背景,相信很快就会有消息。」
 
    「所以你才会那么有把握我父亲会接受你?」她仰视着他,眼里有着钦佩。
 
    「我只是擅加利用罢了!这不过是一个证明我能力的管道,我要让妳父亲明白,是我自己不要而已,否则这间公司我还看不在眼里呢!」
 
    而事情就这么碰巧,刚好在他和雪若离开时发生?当然不是,他早就预期会有这番争执,他不过是要李秘书把握时机进来罢了!
 
    他自负的话令贺雪若又好气又好笑。他看不上眼的可是她辛苦经营的公司耶!但她欣喜的却是这个男人G本不需要靠她,就足以让她过优渥的生活,而不是如同她父亲所说的那般不济。
 
    「扬,你真的确定不需要我帮忙?」
 
    「妳做妳的事吧!这件事我可以搞定。」他又回到原先计算机的地方坐着,开始敲起计算机,开始查询更有用的资料。
 
    ※※天长地久的踪迹※※
 
    三天后。
 
    贺明贤来到公司,贺雪若拿资料给他看。
 
    「爸,扬把事情都查清楚了,还好只损失两亿,其它的都追回来了,他们也已经被依伪造文书及其它的罪嫌被收押了。」
 
    原来是其中一位董事,因为不满贺雪若年纪轻轻就当上总裁,因此暗中勾结财务课长,将公司的帐款转移到另一个户头,而所有的罪则由财务经理担负。
 
    他们还联合对手专门对付贺氏,在企画部推出企画前,就利用管道将案件偷出,然后由对手公司推出,这样一来,贺氏不可能再推出相同的东西,公司的营运自然受到影响,只要出了问题,他们就有机会了。
 
    「怎么样?贺先生,这下子你该诚心的祝福我和雪若,不能再阻止我们结婚了吧?」商祖扬笑得很得意,将贺雪若拥在怀里。
 
    贺明贤确实没想到这个小子竟然有能力在短短三天内就将事情处理好,G本不需要地出面。
 
    「要我祝福你们,甚至将你们的婚礼办得盛大风光都成,但你得先签一份文件,我才会放心的将雪若交给你。」
 
    经由这件事,贺明贤看得出这个器宇轩昂的男人确实有实力,那些公子哥儿未必有他的才能,而女儿又对他这么痴心,他若不顺着这个台阶下的话,他就真的白在商场上混了。
 
    况且有女儿继续替他将贺氏管理好,他也不用再烦恼的找人来替代女儿。他不信任任何人,一旦雪若离开,他还真的伤恼筋呢!
 
    「什么文件?」贺雪若先开口询问,疑惑父亲不知又在想什么了。
 
    「你们生的第一个孩子得姓贺,并且继承贺氏;而他没有任何权利可以支配贺氏的财务。」贺明贤看着商祖扬说道。
 
    「这没问题,这间公司我还看不在眼里呢!」
 
    他狂妄的语气令贺明贤皱了皱眉,「你的口气还真不小。」
 
    商祖扬将手中的文件放在桌上。「伯父,你看一下。」
 
    「这是什么?」贺明贤疑问的望着蓝色活页夹问道。
 
    「你看了就知道。」商祖扬看着贺雪若一样疑惑的表情,只以眼神示意要她耐心点,等一下就会知道里面究竟是什么。
 
    「你……」看了里面的一些证明文件,贺明贤站了起来,「你真的是国际金控公司的董事长?总财产数十亿……房地产遍布世界各地?」贺明贤的语气十分惊讶。
 
    「那么,岳父大人还认为我需要签你说的那份文件吗?」商祖扬第一次对贺明贤露出温和的笑意。
 
    「不用了,但我还是希望你能让一个孩子跟着母姓。」贺明贤的姿态已不复以往高傲,知道了商祖扬的身价,讲话自然客气多了。
 
    「这没问题。」商祖扬也大方应允。「那么婚宴就有劳岳父大人啰!」
 
    「这有什么问题!」贺明贤总算笑开怀,他对着贺雪若道:「这次妳总算没有让我失望。」
 
    贺雪若静默着,无法回答父亲的话。原来父亲肯定她的价值竟是来自于她嫁的老公是一个亿万富翁,想想她还真悲哀。
 
    贺明贤满意的笑着离开办公室,准备筹划他们的婚礼。
 
    商祖扬走近贺雪若,握起她的双手对她道:「雪儿,别在意,妳又不是不了解他是一个怎样的人,妳能对一个不懂爱的人多奢求什么吗?」
 
    「我好庆幸自己遇上了你,否则我可以预见我的未来绝对很悲惨。」
 
    他的爱满满的填补了她许多的遗撼,有了他,她可以忍受父亲的势利。
 
    「我没想到你这么有钱,又有一个尊贵的身分。」她讶异的对他道:「如果早点让爸爸知道,他早就同意我们在一起了。」
 
    看出她的疑问,他笑着对她说:「我只是想给他一个教训罢了!希望他以后能不要只凭外表就断定一个人的能力。」
 
    「我想,他可能不会改变。」她摇摇头,十分了解父亲是一个眼高于顶的人。
 
    「不谈他了。事情都解决了,下午放自己假好吗?」他对她说。反正这么做,以后她父亲也不会再用那种高傲的态度对他,这样雪若就不会为难了。他这么做可都是为了心爱的她。
 
    「你这样是在怂恿我跷班吗?」贺雪若再度有好心情和他调皮的要起嘴皮子。
 
    「呵呵!怎样?要和我一起走吗?」
 
    「都敢嫁给你了,和你走又有什么问题?」她俏皮的对他说道。
 
    而商祖扬喜欢这个俏皮的她。
 
    出了公司,商祖扬将车子开至一间餐厅,将车子交给泊车小弟后,他带着贺雪若进入餐厅,然后他要求她闭上双眼,并且小心地呵护着她往前走。
 
    贺雪若先苏醒的感官是耳朵,柔和优美的蓝调音乐响起,她的嘴角不自觉的扬起。
 
    「好了,妳可以睁开眼睛了。」
 
    她睁开眼睛,一大束红玫瑰映入眼帘。
 
    「这里有九十九朵玫瑰,希望我们俩长长久久,永远在一起。」
 
    他魔魅般的嗓音令她感动,惊喜的接下花,她感动的看着他说道:「真没想到你这么浪漫!」
 
    「请坐。」他拉开椅子请她坐下。
 
    贺雪若看见桌上有一只花瓶,C满了粉玫瑰,两只酒杯有着半满的红酒,耳边又有优美的音乐,她简直要沉醉在他安排的气氛中了。
 
    他坐在她对面,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盒子,打开后放在她面前,里面有一枚白金钻石戒指,看起来闪闪发亮。
 
    「雪儿,请妳嫁给我。」他的眼光含着深情,然后他起身走到她面前,单膝跪下,将戒指拿在手上,牵起她的手问道:「妳愿意吗?」
 
    贺雪若欣喜不已,她眼眶含泪,连忙点头道:「愿意!我愿意!」
 
    戒指同时套进她的手指里,然后他举起她的手,在手背上印下充满爱意的一吻。
 
    贺雪若知道自己从今以后再也不会是一个人,也有人疼爱了,因为她清楚,所有的疼宠都从遇上他开始。
 
    幸福的笑得开心,她将他半拉起,投入他的怀里,将满心的快乐藉由拥抱传达给他。
 
    -全书完-
雪豹柔情最新章节http://www.lashubao.net/3659/,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情惑那西色斯下课后爱的辅导课总裁的暖床秘书狂欲总裁宝贝就想欺负你不顾一切占有你制服下的诱惑超级名模逆伦之恋为你盛开